久看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瞳宰天下 > 第一千七百三十七章 一气化三清
    “不错,希蓝小姐,正是我。您身为广寒宫的杰出弟子,断空山断皇的继承人,为什么要来到危险的战瞳大陆呢?”

    “您是想乘着我们占领战瞳大陆之前,要取走秘藏么?您得到了神域令的事情,虽然是秘密,但我们巫族已经知道了。现在,就把神域令交出来吧。”

    该隐巫帝懒洋洋地道。

    “如果我不交出来呢?”希蓝脸色凝重,看了看四周,再看了看天上,就发现天上漆黑下来,似乎被一种厉害的禁法已经封锁了,居然无声无息。

    “不交出来,那我只好生擒小姐回神界了,我正好缺少一个小妾,就让断空山的继承人做我的小妾也不错,我对你的元阴,也十分感兴趣。”

    该隐巫帝突然笑了起来:“我在这里,恭候小姐多时了。布置了无数手段,只要落入我的彀中,小姐是怎么都逃不出去的。”

    “你也别妄想别人来解救你,为了这件事情,我族中动用了天机台,搅乱轮回。”

    “就凭你,也想彻底困住我。”希蓝小姐脸色寒冷。

    “还有我们。”

    神燃巫皇从后面站立了出来,手托一座漆黑的大山:“我们虽然比希蓝小姐低了一两个境界,但是却拥有极强的战力!”

    “不错,我以利巫皇,在八重鸿蒙冥窅境,停留了足足二十万年,是可恶的神界雷罚,对于我们巫族雷劫太过严重,一直不去渡而已,不过积蓄还可以。就算单打独斗,希蓝小姐要收拾我,也未必吧!”

    一个女子走了出来,这个女子,身穿紫衣,手拿一杆紫色的神杵。神杵上面,一个紫色的弯月标记。

    “我,基甸巫皇,想必还是能够接下希蓝小姐你几招的。”

    一个高大沉闷的巫皇站立了出来,他的额头有一个车轮形状的标志,也是巫族二十四皇之一,基甸巫皇。

    这基甸两手空空,昂首挺立,虽然没有什么法宝在身上,但最少都是七重空明曜真以上的高手。

    “希律巫皇,见过希蓝小姐。”

    “睚珥巫皇,见过希蓝小姐。”

    “罗得巫皇,见过希蓝小姐。”

    ……

    随后在该隐巫帝身后,一个又一个的巫皇站立出来,足足有八个,巫族的二十四皇,居然来了三分之一。

    这些巫皇,无一不是七重空明曜真境以上的高手。

    除此之外,在风雪之中,一些密密麻麻的时空虫洞被打开,在时空虫洞之中,出现了无数恶灵,巫兵。

    秦锋看了出去,每一万巫兵就组成了一个大阵。

    无数巫将,巫王,一般的普通巫妖,也空中走了出来,使得原本风雪都完全消失。到处都是蚂蚁一般的人头。

    甚至在远处雪山之中,都站满了巫兵。

    天见可怜,秦锋从来没有看过如此之多的巫族。

    “难道是巫族提前攻打战瞳大陆了?这里的巫族,也只能用亿来衡量!我完全陷入了包围,怎么办?杀出去都困难。”

    被包裹在了诸多巫族之中,秦锋心中也在发虚,以他的实力,要冲出去都困难无比,除非是没有该隐巫帝,八位巫皇的镇压。

    情况,极度危险。

    “秦锋,想不到刚刚一进入战瞳大陆,就遭遇到了巫族的围攻,运气是衰到了极点。”小青的声音也有些怪异起来,显然是也在担心闯不闯得出去。

    “看看吧!实在是没有办法,只能拼命了。”秦锋暗暗准备。

    “怎么样?希蓝你绝对,我这样的阵容,够不够把你镇压了?”该隐巫帝微微笑着,全身的气机已经锁定了希蓝。

    “托雷,你站到我身边来。”希蓝的语气非常凝重和严酷:“想不到,我遭遇到了巫族的算计,这次是我艰难的一关,我师尊在万年前,推算到我有三次大劫,很可能也是其中的一次。”

    “无妨!师父,我现在也是天地一念的修为,也可以一战!”秦锋声音没有丝毫的波动。

    虽然情景险恶,但是他一生之中,经历的险恶场景不知道有多少,可谓是从腥风血雨,尸山血海之中走出来的上古杀神,越是凶险他越是冷静,越是遭遇危机,他的精神越是凝练。

    “嗯?”

    突然感觉到了身边的徒弟“托雷”气势一变,意志有一种战天,战地,绝不屈服的无上坚定。

    希蓝倒是吃了一惊:“好好,这才是我的好徒弟。有这样的意志,你将来必成大器,我带你来战瞳大陆,就是为了磨练你的意志,想不到你的意志如此坚强。”

    “来,我就带你,杀破巫族封锁,经历这次大劫,也是你蜕变的好机会。”

    “该隐巫帝!我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明皇月宫游!”

    突然一下,希蓝一掌拍在了秦锋的身上,一股巨大的力量,把他送到了远处一座雪山上。

    那座雪山上,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巫族和巫将,并没有特别厉害的巫皇,显然希蓝是让秦锋独自战斗。

    而与此同时,希蓝身体突然一个晃动,变化出了九尊一模一样的影子,双掌一分,挪移空间,分别攻击向八尊巫皇,还有一尊,攻击向了该隐巫帝。

    这一击,威猛杀戮,君临天下,一招九式,每一个人影,都好像和本体有一样的瞳术,一样的瞳力,也不知道是什么瞳术。

    “一气化三清!”

    该隐巫帝一看,身体一动,左手化为神掌,变幻出了不知道多少兆的手印,向内一裹,就把希蓝的这尊身体给抵挡住。

    砰砰砰……

    九声爆响,八尊巫皇连连后退,该隐巫帝站立不动,而希蓝的九个影子,再次合一,变化成了原来的形体,身体动摇了一下,鼻子之中闷哼,脸色越来越严酷。

    “好,不愧是广寒宫的绝学。广寒宫,在神界都是赫赫威名的大宗门,仙术首屈一指。”

    “九种瞳云谱瞳术汇聚成的瞳门罡气,居然能够产生如此威力,可惜!你这一击,并没有凑到效果。”

    该隐巫帝缓缓道,盯着希蓝:“你以一人之力,抗衡巫族,是不明智的行为。尽管你是天才,瞳门中的翘楚,但我这次算计你很久。你必须要被我擒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