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鹰扬拜占庭 > 第87章 灭宋者
^@??`????r3??5?I})??=?(???~_?+w??m?????}O??fx?l?G??王......昭实在是不知道他是何等身份......按昭相熟的商友在故国带回来的消息,当位的直系宗室都在泉州海化为波臣了......难道是童贯这个媪相拥戴了个不知名的宗室子弟?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支打着皇宋旗号西征的队伍,骨干班底应该是童贯原本掌握的西边和北边的部分精锐,再加于京城编练的新军组成的,昭在离国航海时曾听过媪相要仿造敌人,新练支军队来捍侮。”面对皇帝的问题,赵昭努力在思索整理着答案。\r

    高文点点头,“这也不难理解先前在莫夫城下,宋国远征军的战斗力为何如此棘手,但就算是这样,这新编的六军还是无法挽救宋朝的江河日下......”接下来高文突然叹口气,对赵昭说,“不,甚至可以说,童贯的新编六军并没有参与保卫京城和皇室的战斗,就于边境出发,直接穿过河湟西域,以‘远征’的姿态,一面可以躲避真正强敌打击,一面并以新锐骇人的火器展示给途中各势力各蛮族,或软或硬地让他们屈从,并在外交手腕上利用河中各蛮族消息封闭的时间空档,大肆宣传其后还有更为强大的皇宋政权为靠山,最后想这样也吓退并讹诈朕,得以让这支残山剩水的军队于河中、呼罗珊重建宋国。”\r

    赵昭认为陛下分析的是有道理的,“童贯此举虽然可恨,谈得上是在危难时刻出卖皇室,但细校起来在恐怖席卷燕北、中原的敌人面前,他拥戴大公平王西征,也算的是唯一可行的途径,但却败于了陛下之手,也算是时运不济。”\r

    “这也是很多宋军带了家属、种子、农具和匠师随军的原因所在。”皇帝回想起来,接着他仰起额头计算了下,补充道“朕之前征战伽色尼和信德地区时就感到奇怪,为什么已然占据大半花剌子模、河中和巴拉克特地区的公平王,突然舍弃了应长久经营的这些地区,冒然渡河冲入莫夫城地区?反而被朕回师困住击溃......唯一合理的解释,就是......”\r

    这时赵昭也一副心有戚戚的表情,起身拱手对皇帝表示赞同,声音低沉,“是的陛下,唯一的理由就是,灭我宋者的大军也已出境追随而来,并在先前攻陷了河中,他们的目标很清楚,就是要灭掉这股仅存的皇宋余烈,故而公平王和童贯没办法,只能涉过乌浒河往西向陛下营地冒险攻击,背水一战,希冀能求得生机。”\r

    说到这高文也叹口气,他开始理解昔日在战场上,那群唱着“生见父母乡”的宋军虎翼将士的心情了。\r

    说到底,什么皇宋的远征军,不过群企图求活但又不得不伪装成上国姿态的可悲孤军罢了。\r

    但现在的问题是,那群“灭宋者”的军队,也应该抵达到河中府乃至撒马尔罕左近了。\r

    说实话童贯已经做得够好了,这万里的远征还能把己方力量越做越大,并且确实让无数蛮族屈服,还差点把自己给吓倒(此外若不是高文出手,伊斯法罕、花剌子模肯定不是被灭就是被打残,皇宋甚至可以真的深入到巴格达、亚述和叙利亚地区),可是童贯这样的强者为什么要逃到这里来,这只能说明那群在短短十余年内将辽、宋都荡平的“灭宋者”的力量更加恐怖!\r

    不可能是历史位面的女直,因为高文敏锐地在内心认知到,这个世界已产生些足以称得上“翻天覆地”的变化了,也偏移了本位面的历史较远,就像艘原本既定航线的船,在神秘的雾气当中驶往了完全陌生的海域。\r

    他迫切需要得到答案。\r

    “那他们到底是谁?昭先生你先前让朕不要和大公平王和议,是否就是害怕朕一旦收容公平王和童贯,就不免和这灭宋者为敌了!”高文收缩了下自己淡蓝色的瞳孔,转身对赵昭询问道。\r

    “然也,说起这灭宋者来......”\r

    这时在扎拉夫尚河的战场上,郭药师正立在居高临下的山阜上,周围都是激流般回旋的骑兵,刚准备一鼓冲下,歼灭吕颐浩可怜的队伍,这时他的裨将张令徽突然指着东方山谷间的原野,带着颤抖的声音对郭药师喊到,“将军,他们来了,来得可真快......我们还是跑不过他们......”\r

    随即郭药师也没兴趣盯住吕颐浩,而是顺着张令徽所指的方向看去,很快郭药师保持数日的“金刚仁王”的气场瞬间崩解,他急忙挥动手臂,四周的骑兵也人马嘶鸣,开始忙不迭向后奔去,“他们是来追歼公平王的,和我们常胜军无关——梅洛将军,梅洛将军,快退啊,快退啊!”喊声凄厉而声嘶力竭。\r

    中央骑兵战线上的梅洛、狄奥格尼斯、高蒂等,及右翼战线上的古尔王伊兹,看到郭药师的队伍突然神奇般地开始往后溃奔,不由得也大为诧异,梅洛迎着有些明晃晃的日光,也看到了——大约半个古里开外,吕颐浩列成必死圆阵的地带,再过去数个古里,千沟万壑的峻岭当中,突然迅速走出一股股披挂玄黑色铠甲的骑兵来,梅洛和狄奥格尼斯急忙勒令全军停下脚步,“难不成是宋军的后援队伍?”\r

    说完梅洛就抬起短筒望远镜,向着那片原野望去。\r

    这群骑兵全是东方人的相貌,但铠甲样式却和先前的宋军不太相同,他们的胸和肩膀上套着一体式的锻甲,在光下闪着冷酷的光,胳膊和手腕是类似于罗马的环形条状甲,尖顶兜鍪上挑着夸张的旄饰,随着马匹铁蹄的颠动有节奏地跃动着,前队的骑兵们都举着带握环的巨大骑矛,后队则扛着钉锤般的武器,马队的中央竖着面金色的大军旗,中央是带着锯齿状的白色光耀,四周环绕着修长的猛兽和火焰。\r

    这群骑兵先是如一道道河流穿过峡谷,走下荒野后,很快就汇聚为了接战冲锋的横队,看数量足有万人上下,正像是片能吞噬一切的黑铁之云、黑铁之潮,滚滚而来。\r

    “是蚩尤旗,是蚩尤旗啊!”梅洛扭头,看到郭药师和他的骑兵边奔逃便如此喊着,有的人甚至在惊恐里坠马,而后死命抓住缰绳或马尾继续头也不回地狂跑,\r

    “狄唐的军队杀过来啦!”\r

    瞬间,整个荒野上都回荡着这丧魂落魄的叫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