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大国重工 > 第三百九十六章 让我看看你的本事
    王根基是个不知轻重的二世祖,说话也不忌讳其他人的感受。当着他的面,冯啸辰只是笑而不语。等到徐晓娟宣布散会,众人各自回去休息时,冯啸辰来到沈荣儒的房间,向他请教道:“沈老师,您觉得,这件事情我应当参与吗?”

    “你现在不是已经参与了吗?”沈荣儒笑呵呵地反问道。

    冯啸辰道:“到目前为止,我也只是带了耳朵过来听,并没有真正插手这件事。刚才王处长的话,您也听到了,重装办的同志们似乎是希望我参与得更深入一些的。”

    沈荣儒道:“那你自己的想法是什么呢?”

    冯啸辰迟疑了一下,说道:“沈老师,我知道我现在是一个学生,主要的任务是学习和科研。不过,目睹这些企业领导对国家的损失无动于衷,忙着推卸责任,欺骗上级,我有些看不过去……”

    “看不过去,那就挺身而出嘛。”沈荣儒笑道,“我听说你小冯一向都是一员猛将,擅长于冲锋陷阵的,怎么现在畏手畏脚了呢?”

    冯啸辰有些尴尬地说道:“那只是一些传言罢了。再说,过去我是重装办的工作人员,遇到事情自然是要负责任的。该和对方做斗争的时候,不能退缩,而是必须针锋相对,所以闯下了一点薄名。但现在我是社科院的研究生,是您的学生,如果参与太深,会不会影响到社科院以及您的形象?”

    沈荣儒摆摆手,说道:“小冯,你不用有这样的担心。你现在是我的学生,胆子反而要更大一些。张主任把你交给我,不是让我把你培养成一个随大流的官僚,而是要我保护你的这种闯劲。咱们国家的改革,是一项前无古人的事业,需要一大批有闯劲、有热情的干部。我们这些老同志,就是给你们保驾护航的。

    对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这一次重装办请我参加这个调查组是什么目的,他们的醉翁之意,不在我这个老头子身上,而是在你身上呢。”

    “这……”冯啸辰彻底地窘了。让沈荣儒参与调查组的事情,是孟凡泽提出来的,而究其原因,则是冯啸辰自己想介入这件事,苦于缺乏一个名义。孟凡泽让沈荣儒以做课题的身份参与进来,冯啸辰也就可以名正言顺地跟着调查组工作了。这样的打算,孟凡泽和张主任自然不便瞒着沈荣儒,而沈荣儒明知如此,还是欣然接受,这就很能说明一些问题了。

    “沈老师,我是怕我没把事情做好,反而连累了你。”冯啸辰道。

    沈荣儒正色道:“小冯,你过虑了。我是一名学者,面对着这种损害国家利益的事情,也是不能置之不管的。其实,我倒真的很好奇,北化机上上下下已经统一了口径,大家都一口咬定是临时工华菊仙发错了材料,导致这一次的质量事故,你有什么办法能够打破这个僵局,还原事实的真相呢?”

    冯啸辰笑道:“这倒是不难。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北化机的管理存在漏洞,想靠统一口径来掩饰,是办不到的。如果沈老师您不反对,我就去试着挑一挑这个内幕。在这方面,我倒是有点经验。”

    沈荣儒点头道:“没问题,你尽管放手去做,如果有什么差池,我会帮你顶着。张主任一直跟我说你机敏过人,能够创造性地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我还没见识过呢。借这个机会,我也好充分地了解一下你的能力。”

    “那我就献丑了。”冯啸辰信心满满地说道。

    从沈荣儒那里获得了许可,冯啸辰便踏实了。早在两年前,程元定带头拒绝与重装办签订保证书的时候,冯啸辰就惦记着要敲打敲打他了,只是没一个合适的机会而已。这一回,北化机闹出这样一桩事,虽然上上下下就把责任推到了临时工华菊仙的身上,但冯啸辰清楚,仅凭一个临时工是不可能把一个低级错误层层传递下去的,一家企业如果连这么一点纠错能力都没有,北化机也别提自己是什么重点装备企业了。

    任何一个大事故的背后,都有几百个小错误,正是这些小错误的积累,才导致了最终的大错误。后世的企业管理特别讲究规章制度,有些规定甚至可以说是繁文缛节,看上去完全没有必要,但仍然要求职工不折不扣地执行。其实,这些繁文缛节就是一道道的防火墙,能够防止某一个环节的错误传递到下一个环节里去,以便把失误控制在很小的范围内。

    北化机在推行全面质量管理方面,有些流于形式,这一点,在过去几天的调查中,冯啸辰已经深深感受到了。但他清楚,这一次焊丝选择错误的问题,绝不仅仅是质量管理上的疏忽,而是有很多深层次的问题。要追究下去,程元定作为厂长的责任是跑不掉的。

    一定要把程元定拉下去,这是出发之前冯啸辰从罗翔飞那里得到的暗示,这个暗示罗翔飞甚至没有向徐晓娟、王根基他们提起。让程元定下台,并不是因为罗翔飞或者冯啸辰与他有什么私怨,而是唯有如此,才能让其他企业里的负责人感觉到威胁,进而认真地对待质量问题。

    国家不能让北化机破产,所以北化机本身在这次事件中并不会遭受什么损失。如果程元定也不用承担责任,那么就意味着他与重装办签的保证书完全成了一纸空文,重装办提出的质量要求也就成了笑柄。罗翔飞不能接受这样的结果,这不仅仅是涉及到他个人的面子,而是关系到装备工业发展的百年大计。

    如果是一名有责任感的厂领导,产品出了质量问题,国家蒙受了损失,厂领导是会有切肤之痛的。但如果是像程元定这样一心只在乎个人荣辱的领导,除非触及到他的切身利益,尤其是他的官帽子,才能让他震动。

    简单说,罗翔飞就是要用程元定的官帽子来祭旗,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在这样一种思想指导下,别说程元定的确有问题,就算他清纯得像一朵白莲花,罗翔飞也得给他泼一身墨汁,让他变成一个黑叔叔。

    而寻找程元定的污点,或者直接给他制造污点的事情,其他人是不一定能够办好的,唯一能够让罗翔飞放心的人,就是冯啸辰。

    “小冯,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冯啸辰刚刚离开沈荣儒的房间,一直等候在走廊里的王根基便迎上来了,一碰面便压低声音斥道:“你现在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程元定这孙子搞这些名堂,这是明显不把咱们重装办放在眼里,你居然一点都不生气?”

    “哈哈,我很生气啊,我气得一宿一宿睡不着呢。”冯啸辰给了王根基一个灿烂的笑容,回答道。拿王根基逗闷子,是冯啸辰很喜欢的一种娱乐形式,王根基是个很萌的人,一逗就跳,屡试不爽。

    果然,看到冯啸辰那一脸快乐的样子,王根基恨得咬了咬牙,摆摆手道:“算了算了,我就知道跟你丫的没法好好说话。这么说吧,哥们就是看不惯这孙子,你给哥们支个招,怎么能够把他拉下水?”

    “这个很简单啊。”冯啸辰说道,他的态度是如此地轻描淡写,让王根基看着就想跟他拼命。

    “简单你就说呀!咱们都来好几天了,一点进展都没有,真是急死我了。”

    “要我说也容易,一顿饭,如何?”

    “你娘的有海外关系,外汇多得花不完,你还敲诈我请你吃饭,你有点良心没有?”

    “那就我请你罗,这又没什么了不起的。”

    “那你的主意呢?”

    “边吃边说……”

    碰上冯啸辰这么一个主儿,王根基算是没脾气了。你急的时候,他一点也不急。可就在你觉得没办法的事情,人家已经不声不响地把事情给办完了。王根基和冯啸辰合作了几回,对冯啸辰算是了解了,虽然和冯啸辰说话的时候还带着几分京城二世祖那骂骂咧咧的德行,但从里到外,他对冯啸辰可谓是心服口服。

    两个人回房间换了套便装,又向徐晓娟请了假,遛遛达达地出了招待所,向着家属那边的一条商品街走去。北化机有4000多职工,加上家属就是上万人的规模,与一个小镇相仿。厂区里有完整的生活配套设施,包括一条比较繁华的商品街,在那街上,有十几家餐馆,平日的生意也都是挺不错的。

    “就这家吧!”

    走到一家门面装修不错,看起来有点档次的餐馆门前,王根基提议道。

    冯啸辰点点头,挑开门帘走进餐馆,他打量了一下大厅里的情况,转身便向外走,弄得王根基颇有几分诧异。

    “怎么啦,哪不满意?”王根基问道。

    “人太少。”冯啸辰答道。

    “这家馆子一向人少,我打听过,它的饭菜比别家贵点,所以吃的人少,不过口味是挺不错的。”王根基解释道。

    冯啸辰嘿嘿一笑:“我又不是来吃口味的。”

    “那你吃啥?”王根基问道。

    “吃人。”冯啸辰简洁地回答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