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革宋 > 第109章 一般改革诸般心思
    贾似道府的饭菜极为精美,味道极好。刘良贵难得的大快朵颐,吃喝之间他也不忘谈论政事,公田改革本来就是刘良贵提出的计划,基本内容早就敲定,和贾似道要谈的是如何对付反对公田改革的政敌们。

    对于政敌的处置,贾似道的态度登与之前一样,他对刘良贵说道:“放手去做,不用担心。”

    酒足饭饱的从贾府出来,刘良贵乘上了轿子。在微微起伏的轿子上睡了片刻,回到家时刘良贵觉得完全没有睡过瘾,他打着哈欠走进府内,对身边的仆役命道,“今日下午不见客!”

    很快,刘良贵就躺在竹席上沉沉睡去。也许是贾似道家的酒太好,也许是刘良贵已经没有了别的想法,这一觉醒来后只见天色漆黑,外面鸦雀无声,只有细雨拍打屋瓦的声音。浑身轻松的从床上起来,刘良贵先去了趟厕所,然后从厨房里的余烬中弄出火来点燃了蜡烛。回到正厅里面,就见到里面的座钟指针指在第四点。

    很好么,整理完就可以去上朝了!刘良贵心想。洗漱,准备朝服,写奏章。把这些弄完,天色已经微亮刘良贵家的仆人起床了。让仆人烧了热水之后,刘良贵在出门前还舒舒服服洗了个热水澡。

    梅雨季节中上朝官员都乘坐轿子,下轿子后打伞去金殿,直到陆续进了朝堂才碰面。不管是支持公田改革或者反对公田改,官员们都是面色沉重。当贾似道大步走进金殿之时,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大宋左丞相身上。

    贾似道神色中并没有阴沉的感觉,他步履轻松,神色也很轻松。按照规矩,贾似道站在了官员的头一排。没多久,官家也到了金殿上。行礼完毕,就轮到众臣上奏之时。左丞相贾似道拥有最高权力,他毫不迟疑的上前一步大声说道:“陛下,臣贾似道以为公田法乃当务之急。臣身为左丞相,当以身作则。所以献上臣在浙西的两万亩良田,以为公田法之始!”

    一次性献上两万亩良田,听到这个宣布,众臣不自觉的发出些没什么特别含义的声音。众多声音汇集在一起,让金殿中形成‘嗡’的声响。所有支持公田改革的官员都被贾似道的这个宣布惊到了,不过片刻之后这帮人都是精神大振。贾似道肯为这个政策做到如此地步,那说明贾似道的态度到底有多坚定。

    没等这些人说话,刘良贵出列说道:“陛下,臣家有田三千两百亩。既然是臣提出的公田法,臣也跟随贾相公将所有田献上。”

    贾似道与刘良贵乃是公田改革的主将,他们态度如此坚定,改革派自然是士气大振。相对而言,反改革派们士气大受挫折。哪怕是以赌气的方式来看,公田改革的支持派们也有点道德上的制高点。

    正奉大夫,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何梦然坚定的反对贾似道提出的公田改革,在贾似道宣布献上家产之前,朝廷里面的力量对比还算是均衡,甚至可以认为反对公田改革的力量稍微占一点上风。然而此时贾似道的激烈行动直接增加了改革派的士气,大宋的文官‘讲道德’,因公废私绝对属于道德的一种。

    何梦然连忙出列,大声说道:“陛下!公田改革乃是千秋大计,绝不能意气用事!”

    贾似道乜斜着眼看着何梦然,用不屑的语气说道:“这等事早就讲过无数次,刘克庄讲过,以前大宋一年和籴只有一百五十万石,现在仅仅吴门一个郡就被迫交出一百万石,全国更是不知已经增加了几倍。若是朝廷直接控制田地,采取直接收取粮食的办法,所有难处都迎刃而解。”

    南宋一百多年来始终面对强大的军事压力,这个战时政府积遇到了无数问题,大宋的文官们尝试过无数解决的手段。到现在,剩下的问题都是公开的,简单的归结起来就是‘面对外敌的强大压力,大宋没有足够的钱粮组建军队来对抗外敌’。

    何梦然完全知道贾似道知道的内容,贾似道对军粮的指责让他一时有些语塞。沉默了片刻,何梦然脸上浮现出痛苦的表情。不是因为何梦然感到理亏,而是明知道贾似道这么做一定会引发巨大问题,可何梦然发觉自己除了指责贾似道这么做一定失败之外,竟然没办法拿出解决问题的办法来。贾似道能够在气势上压倒其他官员,只是因为贾似道已经充分表达一定要解决问题的强硬姿态,并且预支了巨大的前期代价。

    微微张开嘴,正奉大夫,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何梦然想说些什么。他很想说,现在大宋朝廷已经没有能力就国家根本性的问题进行讨论并且解决,他很想说自己对朝廷很失望。然而这些念头化成的言语却不是批评别人,“陛下。臣年老德浅,无力为国效力。求致仕。”

    改革派们见到反改革派中极有影响力的何梦然居然选择了致仕退休,他们先是一愣,接着脸上露出了喜色。哪怕这老家伙是以退为进,此时宣布致仕也是对反改革派的重大打击。反观那些反改革派的成员,他们原本并没听说何梦然要采取致仕的手段,都是大惊失色。

    何梦然说完之后迈步走向金殿大门。他心中并没有挫败感,或者说挫败感等负面情绪化为了更加强烈的感觉,那感觉名叫‘绝望’。他不理解大宋为何到了这般田地,个人道德竟然拥有了压倒性的优势。当一个问题真的找不出解决之道时,强烈的态度配合点个人道德的行动居然就拥有强大的说服力。

    就让贾似道折腾去吧,也许他真的能做出些什么呢!怀着这样的情绪,何梦然走进了雨中,冰凉的雨滴打在脸上,正奉大夫,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何梦然竟然丝毫没有感觉。此时的他为自己无能改变大宋现状的事实而感到绝望,更因为大宋脚下的深渊而绝望。

    回到家,何梦然就开始写请求致仕的奏章。情绪到时,何梦然写的非常顺畅。写完之后又看了一遍,何梦然把奏章装好,准备明天递上去。亲随看家主稍有些空闲,就将一份书信送上,何梦然打开一看,原来是临安里面反改革派的官员曹孝庆写来弹劾福州知州赵嘉仁私下经营海商,大赚黑心钱。并且学习贾似道,无理打击殿前司左翼军。

    看了这封信,何梦然苦笑一下。他原本就对这些事情兴趣不大,现在更是不可能有所表示。于是何梦然提笔又给这位朋友写了封信,信里面告知这位朋友,何梦然已经决心致仕。信很短,甚至没有提及和赵嘉仁有关的任何事情,只写了致仕这件事。何梦然觉得不用多讲,当他无权无势之时,朝廷内所有纷争都再与他无关。

    信送出去之后已经是中午,何梦然觉得心中再无牵挂,于是很开心的和家人一起吃了顿在临安开始流行起来的咖喱饭。何梦然已经快六十岁了,胃口一直不好,平日里吃的很少。咖喱饭重新让老先生获得了吃饭的乐趣,特别是用咖喱等香料烹制的肉食,甚至让何梦然享受到之前几十年都没能享受到的肉类的美味。

    吃完了饭,何梦然就向家里人宣布他致仕的决定。何梦然今年57岁,所以他致仕的内容并没有在家里引发什么轰动。致仕之后的官员基本都不会在京城继续待着,所以何梦然很自然的告知家人收拾东西准备回老家。皇帝并不会这么简单的就批准何梦然致仕退休,但是何梦然去意已决,他也不耽误时间,立刻开始收拾行李。

    和其他高官一样,何梦然也是进士出身,读书非常厉害。他的研究方向是‘周礼’,所以家里古书甚多。对这些珍贵的收藏,何梦然亲自指挥仆役收拾。

    到了晚上,何梦然的朋友曹孝庆就找上门来。两人见面之后,曹孝庆先是简单的问了何梦然为何要致仕。听了理由之后,曹孝庆果断的说道:“何公,此时我等绝不能让步。若是不能扳倒贾似道,任他倒行逆施,大宋必然覆灭!”

    何梦然淡然说道:“当下朝廷内贾似道功劳最大,前些日子我等一起弹劾贾似道,贾似道就要辞相。官家最后极力挽留,并且终于决定实施公田改革。你现在就已经忘记了不成?”

    曹孝庆摇摇头,“我并没有忘记。此次我想扳倒赵嘉仁就是为了此事,若是我等能联手弹劾赵嘉仁,那贾似道与赵嘉仁都是在鄂州取得功劳,必然要回护他。到了那时,只要我等能抓住赵嘉仁不放,扳倒他。贾似道就必然要致仕。”

    这是大宋常见的官场斗争,只要贾似道坚持为赵嘉仁站台,扳倒赵嘉仁就意味着贾似道的政治信用大受损害。身为丞相,那就必须勇敢的承担起责任,引咎辞职。如果贾似道还不辞职,那他大概就是史弥远那种权相。

    史弥远能够公开谋杀宰相韩侂胄,能够废太子,推现在官家登基。那真的是权倾朝野,曹孝庆最害怕的就是贾似道成为史弥远这样的权相。

    何梦然摇摇头,“我致仕之意已决,多说无益。”

    曹孝庆百般劝说,何梦然态度坚定,最后干脆下了逐客令。悻悻的从何梦然家里出来,曹孝庆满腹郁闷的走在街上,此时天色昏暗,雨云呈现黑压压的模样。让曹孝庆心中更是抑郁。

    贾似道深受官家信任,赵嘉仁身为赵氏宗亲,当今官家多次称赞其为‘麒麟儿’。现在官家要支持改革派,不管反改革派如何努力,都会遇到问题。关键不是贾似道,而是官家!

    思路至此,曹孝庆突然想起最近有人重提前太子的事情。最初听到有人提起这陈年旧事,曹孝庆觉得实在无聊,现在他突然有些恍然大悟,看来有些人是早就看透了问题所在。打击贾似道,不如直接去削弱当今官家。大家嘴上不爱讲,其实都知道当今官家得国不正。如果能逼得当今官家能够有所让步……

    想到这里,曹孝庆找到了目的与方向。他感觉自己整个人突然就有了力量,趁着这股心气,曹孝庆稍稍想了想,就确定该去找谁。极为昏暗的暮色中,曹孝庆脚步轻快,大步向前。

    何梦然提出致仕请求是在六月初十,十天后江南的梅雨季节彻底结束,阳光明媚的照耀着大地。已经致仕的前左丞相吴潜正在老家舒舒服服的享受天伦之乐。一位信使的出现打破这惬意的日子。

    看着使者风尘仆仆的模样,吴潜就知道事情大概很紧急。看了信之后,吴潜脸上满是疑虑,不过在种种负面情绪中,还是有一丝笑容。派信使来的那位和吴潜一样,之前就试图阻止现在的忠王当太子。而这位已经有了新目标,就是希望能够完全恢复被史弥远矫诏除掉的前太子赵竑的太子身份。

    当初,沂靖惠王赵抦去世,没有后代,以赵竑作为后代。嘉定十三年(1220年),景献太子赵询去世,宋宁宗于是立赵竑为皇子,并赐名赵竑。

    赵竑喜欢弹琴,丞相史弥远买了一个擅长弹琴的美女送给他,而厚待美女家里,让美女监视赵竑,一举一动都告诉史弥远。美女知书又狡猾,赵竑喜欢她。宫里墙壁上有一张地图,赵竑指着琼崖州说:“我日后如得志,就把史弥远安置到这里。”又曾经称呼史弥远为“新恩”,因为日后不把他流放到新州就流放到恩州。

    史弥远听说这些,曾经趁七月七日进奉奇巧珍玩来试探赵竑,赵竑乘着酒兴把这些东西都摔碎在地上。史弥远非常恐惧,日夜考虑怎么处置赵竑,而赵竑却不知道这些事。作为政坛里面能够公开谋杀宰相韩侂胄的权相,史弥远之后扶植了现在的官家,等宋宁宗死后矫诏让当今官家登基。后来又用计谋逼死太子赵竑。

    既然当今官家得国不正,而且当今官家也没有儿子。只要能够完全恢复赵竑的合法太子地位,那么接下来应该继位的就不是现在的这个忠王。这与前左丞相吴潜的看法就完全相同。

    吴潜心里面盘算此事,一时难以确定。他之所以坚定的反对忠王当太子,并非是对当今官家有什么意见。而是忠王不仅望之不似人君,实际接触之后,吴潜发现这位忠王在政治上大概可以用‘白痴’二字来形容。大宋交到此人手中,吴潜只觉得简直是政治自杀。

    想来想去,吴潜最后有了决断,他写了封信交给信使,让他带回临安。看着信使的背影,吴潜心中叹息。连绵的梅雨季节结束了,火热的夏天来临,临安必将掀起暴风雨般的政治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