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九狱神王 > 第296章 金河长老
  清溪城中一座清雅的府邸内,一位四旬的中年人正在石桌上品茶。虽然已是腊月,但清溪城地处南方,四季如春。

  小院里粉墙黛瓦,飞檐翘角,榕树垂枝,茶香四溢,一派的宁静与写意。

  但这位中年人却眼光迷离,神情落寞,看着院墙围合的一片天空,怔怔的出神。

  一阵环佩叮当之声打断了他的思绪,熟悉的脚步声传来,一个温柔的女声说道:“夫君又坐了整个时辰,天色渐晚,小心石凳侵寒,加个垫子吧。“

  看到夫人贤惠如斯,这人心底升起一股暖意,说道:“这些年来,我不愿多理门派事物,在此赋闲,也累得你陪着我散淡寡居,真是辛苦你了。“

  女子道:“似我们这般宽房大屋,衣食无忧,若还要说辛苦,那可未免太不知足了。只要夫君能稍解愁怀,振作精神,我和稷儿就心满意足了。“

  那男子叹了一口气道:“自从得到老师被人杀害的消息,门派内引起轩然大波。老师离奇被害,再次牵扯出二十年前的掌门之争。

  我们几个与掌门人不睦的长老,更是处在风口浪尖。掌门人这些年来党同伐异,门派内表面看起来和睦融洽,实则暗流激荡。

  老师在门派内声誉素著,自从当年掌门之争后,为了避嫌和疗毒,多年在外漂泊。

  二十年后,毒伤有望痊愈之时,老师连同师母,却被人所害。此事要说与掌门一方没有干系,实难令人相信!

  我们查访多时,虽然一切迹象处处指向掌门,但却没有真凭实据。老师对我们三个徒弟恩德深厚,让我再每日里面对无崖却无所作为,心里实在是过意不去。“

  此人正是乐山大师的首徒-金河。他与乐山相处的时间最长,感情也是最深。二十年来老师身中奇毒,最终还要为人所害,身为弟子不能为师分忧,不能为师报仇,让他忧愤难平。

  再要待在门派之中,每天与那无崖等人阳奉阴违,真会被憋出病来。金河说到激动处,眼中隐含泪光。夫人见状轻轻挽着他的手臂,以示宽慰。

  金河续道:“听说老师晚年又收了一名关门弟子,名叫晨夕。自从老师去世之后,这位小师弟为了给老师报仇,不惜以身引敌,最终惨遭封印,不知所终。

  我派人多方查找,好不容易查知小师弟在洛迦兽潮中现身,想要接应之时,却又失了他的踪迹。

  那个在洛迦大战中出现的,会使用截剑指的木系高手,哼,除了无崖还有谁人?!小师弟是由顾同陪同,悄悄赶赴清溪派来寻我们几个师兄的。现在顾同不见踪影,小师弟也杳无音讯,真是让人心焦。

  顾同宅心仁厚,武技高强,按理说应能保证小师弟的安全。我最怕的是,如果连顾同都被人害死,小师弟那还会有命在?“金河心情激荡处,手中的茶杯被他一把捏碎。

  “老师多年来自我放逐,心情郁郁。竟然能在相隔二十年后主动收徒,说明了老师对这位小师弟是多么的看重。

  我敢说,若是时机适宜,老师说不定会把衣钵相传。这位小师弟也真不负老师的青睐,不顾自己实力低微,也要拼死为师报仇,直至被仇人封印。

  你想想看,能被老师收为关门弟子的人,其资质能差的了吗?这样的人物被人封印,一生前途尽毁,可真难为了他!

  一度销声匿迹之后,哪知道这位小师弟竟然东山再起,于洛迦兽潮中横空出世,技惊四座。连我也忍不住想看看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物?

  可惜,如此重情重义,惊才绝艳的师弟,现在却生死不知。每想及此处,我都感到锥心之痛。比起小师弟,我这个大师兄这些年来又对老师做了什么?“

  说到这里,金河终于压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悲愤交集。上元境高手的气势蓬勃而发,冲得院子里的大树,树干摇曳,树叶纷落。夫人见状急忙拉住金河的手臂,宽言相慰,怕他不顾一切,做出无法挽回的事来。

  正当金河情绪激动,怒火高烧之时,一声稚嫩的童声在院外响起:“爸爸,爸爸,你在院里吗?“

  话音未落,一个八九岁的男孩,旋风般地跑进院里。看到爱子兴高采烈,欢蹦乱跳的样子,金河的气势一下子崩溃,暴戾的杀伐之气,被其乐融融的温情冲散。

  见到父母均在,感到情景有异,男孩好奇地问道:“爸爸妈妈,你们吵架了吗?“

  夫人道:“是你父亲在练习拳脚呢,你何曾见过爸爸妈妈吵过架啊?“

  见母亲提到拳脚,男孩兴奋地说道:“爸爸妈妈,昨天是我最高兴的一天了!“

  金河坐了下来,拍拍男孩的头顶道:“哦,有什么事让我的稷儿如此高兴啊?“

  男孩道:“昨天黎叔带我去了斗兽场……“。

  夫人见到金河听到斗兽场时,脸色一沉,忙解释道:“让稷儿去散散心是我同意的。自从稷儿跟我们搬到这里之后,没有了往日的伙伴,一直闷闷不乐。

  他毕竟是小孩子,总是闷在宅子里,也不是办法。所以我才让黎总管带他去外面散散心的。“

  斗兽场可以说是掌门无崖的私产,金河不但一次都没去过,连听都感到反感。但他知道妻子说的在理,也不能一味凭着自己的好恶,强人所难,抹杀了孩子的天性,因此默然不语。

  男孩儿可没顾忌这些,继续眉飞色舞地说着:“平时总是听下人们说那些斗士是多么的勇猛,尤其是新来的食人魔,根本没有人是他的对手。

  昨天我总算是大开了眼界,以后可有向小山、大洪他们炫耀的资本了。爸爸你不知道,那个食人魔是多么的强壮!

  斗兽场的赶尸者穆森,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等我长大了,要是能像食人魔那样高大强壮就好了。“

  夫人笑着说:“食人魔?听着就怪吓人的,我可不想我的稷儿长大了,变成吃人的怪物。“

  男孩争辩道:“食人魔并不吃人的,就连穆森输了比赛,食人魔都放过了他。为此还得罪了全场的观众。可是我就没生他的气,我看好多人都赞扬他有义气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