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天下豪商 > 第三十九章 武好古是骗子
    “骗?”

    这回高俅和高廉两兄弟都是一惊。

    高廉惊的是自己的大哥怎么会认识这等马上便要被捉进开封府吃官司的骗子?

    高俅则是无法想象武好古如何能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骗到几万缗钱?

    “怎么骗?”高俅虚心请教。

    武好古笑而不答,只是看着高廉。

    “二郎,去和你嫂嫂他们一起吃吧。”

    “大哥……”高廉总觉得哥哥和骗子往来颇有不妥。想要劝说,却被高俅瞪了一眼,便没了法子,只好起身告退。

    小小的堂屋里面,便只剩下了武好古、高俅和郭京三人。

    武好古道:“不瞒哥哥,四月初一的潘家园赌斗便是一个骗局。”

    “骗局?骗……米友仁?”高俅一边问,一边给武好古和郭京各斟了杯酒。

    武好古笑了笑,轻轻转动着酒杯,说:“小米答应赌斗,便是中计了。他父子素有大名,岂是小弟能相比的?

    能和他赌斗,小弟便已经占了大便宜。况且小弟此局必胜,就能借着小米的大名向上一步了。

    不过那几万缗钱,却要从别处去找。”

    几万缗钱在武好古口中轻描淡写,郭京知道他的本事,自是听得两眼发亮,高俅却是愣了又愣。

    “去何处寻几万缗?”

    “开个赌局不就有了?”武好古一笑,“我与米友仁本就是赌斗,何不再赌大些?”

    “赌大些?”

    武好古看了看眼前的二人,笑道:“两位哥哥不如和我一起操办这事,在潘家园设个赌局,赢一把大的,一起发财。”

    潘家园赌斗本来就是个局,武好古一开始诳米友仁入局的时候没有想那么多。后来在家一个人琢磨了一番,发现这是个名利双收的机会。

    所以才让郭京、刘无忌两人到处去放风,就是想多吸引点观众到潘家园。

    结果又把“高太尉”给钓来了。

    有了“高太尉”这个托,武好古便能在潘家园玩一把大的了。

    “大郎,你要怎么做?”高俅听到“发财”,顿时来了兴致。

    别看他跟着王驸马表面上风风光光,实际上却也穷得很。

    王诜不过是个挂名的官,没有啥捞钱的机会,跟着他混的高俅自然也是两袖清风,要不然家里也不会那么不景气了。

    而且高俅家里还有个没成家的弟弟高廉,还有三个儿子。高廉虽然入了开封府学,但是书读得一般,没甚底机会入太学,将来还得靠哥哥想办法谋出路。

    而高俅的三个儿子将来也得读书成家立业……如果不能东华门外唱名,少不得还要给儿子们买房!

    真是亚历山大啊!

    武好古看着自己的“高俅哥哥”问道:“哥哥,四月初一那天,你能把王驸马诳到潘家园吗?”

    “不用诳,”高俅摇摇头说,“驸马爷就是个富贵闲人,他要知道潘家园赌斗的事儿自会去凑个热闹的。”

    “那敢情好啊!”武好古抚掌笑道,“高俅哥哥,那就再劳烦你备下几十份赌斗契约。”

    “行啊,我来做就是了。”高俅想了想,又问,“大郎,你是想叫王驸马做个赌斗的中间人吗?”

    “对!”武好古道,“赌局总得有个中人,要不然怎么能玩大了?

    而且,王驸马在书画行中的地位如何,是有目共睹的。我与小米的赌局,也只有他有资格来判输赢了。”

    宋朝人比较好赌(中国哪一朝不好赌?),什么事儿都能拿来赌一把。

    画技比试,自然也可以设个局了。

    不过这赌局不可能是武好古自己出面来设,就像后世的赌球不能由球队来操办一样,否则便没有公信力了。

    另外,武好古和米友仁的赌斗也需要有书画行的大佬来做裁判。

    武好古现在叫郭京、刘无忌二人在外大肆宣扬赌斗的事儿,必然会引起刘有方、陈佑文的注意。

    如果这两人到了潘家园,极有可能会成为赌斗的裁判,这对武好古来说是极为不利的。

    所以武好古希望王诜可以到场,如果有可能的话,再拉一二可以在书画行中一言九鼎的人物,这样就不怕“黑哨”了。

    “高大哥,你说李伯时有没有可能去潘家园?”武好古这时又问了个人。

    “伯时”是李公麟的字号,而李公麟是神宗熙宁三年的进士,如今官拜御史检法。同时他也是当今著名的大画家,时称“画中第一人”。论画技,是在米芾、王诜之上的人物。

    此公和王诜关系很好,而且居住在开封府,又是御史,若能把他诳到潘家园,一定能公正评定的。

    “李伯时……若是驸马相邀,他一定会去的。”高俅笑道,“哥哥便想想办法吧。”

    武好古冲高俅一拱手,“多谢高大哥了,此局若有进项,便分给高大哥三成。”

    “好说,好说。”高俅想了想,又问,“只是你有赌本吗?”

    “有。”武好古笑道,“吾家小有资产,便是如今,几万缗总能拿得出来的。”

    “好,那便联手做一局吧!”

    ……

    从高俅家出来,已经过了亥时。

    走在城北厢的小巷中,但见一轮明月高悬,月光清冷,洒向人间。

    “时候太晚了,若再回内城怕要到明日了,而且夜路也不安全,不如去我家将就一晚吧。”

    郭京跟在武好古身后,邀他去自己的住所过夜。

    “也好。”武好古知道郭京主要担心自己的安全。

    开封府城内到处都是军巡铺,治安情况是很好的,哪怕入夜也少有人拦路打劫。

    不过武好古最近有点拉仇恨,还是小心些好。

    “郭三哥,等四月初一事了,我打算去一趟海州。你能不能在禁军里面寻几个靠得住的兄弟,随我走一趟?”

    “去海州?去海州做甚?”

    “去洗钱,去给人家寻《八十七神仙图》,也给自家寻个退路。”

    “洗……钱?还要寻《八十七神仙图》?”

    郭京完全不明白武好古想要做什么,但是他知道,跟着武好古肯定有钱赚。

    而且还能赚大钱!

    这才是关键。

    “行!”郭京拍着胸脯道,“包在某身上了,开封的老禁军多不能打,不过某家识得几个从西军调来的教头,都在西边见过血杀过贼,可以一敌百。”

    “可靠得住?”

    武好古其实只想寻几个看上去像一点的保镖,没想到郭京直接给他荐了西军来的硬手。

    “靠得住,如何会靠不住?”郭京苦笑,“这几人又不是光棍,全是有家有口的,可除了武艺又不会别的营生,都穷极了。大郎手若肯一直雇他们,便是他们的衣食父母了。”

    武好古闻听,点了点头,没有吭声。

    那些时代在开封府当禁军的军汉都有别的营生,军籍只是个编制。可是从西军调来的杂品武臣们却都是“没本事”的,到了开封府这个花花世界后,全都坐困愁城。

    开封府虽好,却是对有钱有势的富贵人言的,若是要靠几个“死军饷”养活一家老小,那可真是活在人间地狱里面一样。

    这开封府的花花世界,压根就不是个能养职业兵的地方,再好的兵,搁开封府放上几年也都变成牢骚满腹的中年苦汉子了,再上战场,便没有甚底锐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