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九鼎战纪 > 第六十三章 魂斗 上
    襄阳驿站。

    “嘤!”

    李翰从幽幽之中苏醒过来。

    “你醒了?”这时候,一个犹如天籁般悦耳的声音从他耳边响起。

    “美!”

    他睁开眼睛,眸子深处浮现的是一道圣洁的倩影。

    “如此绝色,可惜一直蒙在面纱之下,要是能一睹芳容就好了。”鬼使神差的他突然开口,喃喃自语,这个声音其实不大,但是此时此刻整个厢房静悄悄的,能清晰的听到他说出来的每一个音节。

    “登徒浪子,你居然敢亵渎我家小姐,我杀了你!”很快,蔡文姬的贴身小侍女小樱杀气腾腾的声音就响起的,如同雷霆,一下子就把李翰给镇醒了。

    “误会,真的是误会!”李翰一下子从床榻上跳起来,手慢脚乱的对着蔡文姬解析起来,要是因为一句话就被她这个贴身保镖金丹大高手干掉,那自己就有些太悲剧了。

    “什么误会啊!”小樱本身对李翰就有偏见,总感觉李翰这个来历不明的小子会伤害她家小姐,现在听到这话,更是怒气冲销:“小姐用了一个晚上的时间为你弹冥月曲,为你神魂疗伤,你一醒过来就敢轻薄我家小姐,这一次本姑娘绝不轻绕过你!”

    “我觉无轻薄之心!”李翰道。

    “哼!”

    小樱冷哼,双环法宝浮现手心,杀意腾腾而起。

    “小樱姑娘!”

    李翰赶紧道:“我们得讲道理啊!”

    “好,我倒是看看,你能说出一个什么道理!”小樱咬牙切齿的说道。

    “圣人言,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李翰斜睨了一眼沉默了蔡文姬道:“你家小姐美若天仙,我想要一睹芳容,并不过分吧,怎么也算不上登徒浪子吧,我有没有使劲扯下她的面纱……”

    “你还说……”

    “小樱!”

    蔡文姬开口了,黄莺般的声音悦耳动听:“不可无礼,李公子不过无心之言,他昨日伤了神魂,刚刚恢复过来,经不起你的杀气折腾!”

    “哼!”小樱冷冷的瞪了一眼李翰:“小贼,我可一直盯着你,你若是敢有半点非分之想,我必杀你!”

    言毕,她愤愤不平的推门而去。

    “李公子,小樱是我娘的陪嫁,她多年来一直照顾我,对我颇为担心,所以有所冒犯之处,还请公子见谅!”蔡文姬柔声的说道。

    “呵呵!”

    李翰讪讪一笑,整理了一下衣袍,才走下床榻,对着蔡文姬道:“是我得罪了,刚才……”

    “你刚刚醒过来,神魂可有不舒适?”

    蔡文姬打断了他的话,问道。

    “没有!”

    李翰感觉了一下,道:“很奇怪,昨日明明我的魂力消耗已经透支了,再下去必然神台崩塌,神魂溃散,但是好像我听到了秀儿的声音,然后就多了一股力量在支持我的神台运转!”

    他在自己衣袍特制了口袋之中翻了翻,雪白通透的小狐狸正在睡得香。

    “秀儿怎么了?”李翰皱眉。

    “没事!”

    蔡文姬道:“她只是消耗的太多的元灵之力,陷入沉睡,三天之内可复原!”

    “这是怎么回事?”

    李翰轻轻的抚摸着小狐狸的雪白毛发,有些心痛。

    “你不知道吗?”蔡文姬眸光如电,仿佛想要看透李翰。

    “知道什么?”

    “你们之间,是同生命!”蔡文姬道。

    “什么是同生命?”

    李翰一头雾水,他虽然出身道门之首天师道,但是论起见识,他远远不如蔡文姬这个从小在大儒蔡邕身熏陶过来的蔡文姬。

    “所谓同生命,一命同生,双魂合一!”

    蔡文姬发现李翰你对这方面还真的不了解,于是乎开始为李翰仔细的普及一下:“人族和妖族之间斗了万载有余,纠缠不清,人族想要奴化妖族,妖族也想要驱役人族,所以有些天纵之才利用天道规则,衍生的契约,人族和妖族之间是可以订立契约,一旦订立的契约,天道的力量见证,任何一方敢违抗,必身死道消!”

    “契约也有不一样的!”

    “人族可以驯服妖兽,订立骑士契约,把妖兽当坐骑,战场的武将大部分都会驯服一个妖兽并肩作战!”

    “妖族也有绝世强者能奴役人族!”

    “而同生命是人族和妖族的契约之中最神秘的!”

    “你们之间生命已经连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死她死,她死你死,所以你的神魂和她的妖灵已经融合,力量一体!”

    蔡文姬不愧为大才女,知识渊博,这些上古奥秘知道的详细无比。

    她看着李翰你和小狐狸,眸光有一丝丝的疑惑:“据我所知,同生命契约已经很多年没有出现了,看来这灵狐的身份不简单啊!”

    “也就是说,我现在和秀儿同一条命!”

    李翰回想了一下,他有些猜测了。

    或许当日青城仙山的一战,他应该死的,毕竟他修为太低了,根本负荷不了这么强大的力量,还面对了光和帝强悍爆发的一朝之力,必死无疑。

    能活下来,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同生命契约,小狐狸把她的命分给了自己。

    “所以你要好好活着!”蔡文姬说道。

    “对!”

    李翰点头,双眸之中有一抹坚定:“我必须要好好活着!”

    他活着,也就是小狐狸活着。

    “有什么想要问我的吗?”李翰抬头,他看出了蔡文姬有些欲言不言。

    “你师承何人?”

    蔡文姬想了想,还是问出来了。

    不说李翰的修神境界,无论是李翰写出来的字体,还是他做出来的文章,都足以说明,他的儒道修为在儒门年轻一辈之中,绝对是名列前茅的。

    “我师尊是阴长生!”

    李翰沉默了半响,坦然的说道:“他已经烟消云散了!”

    在蔡文姬那清澈如水的眼神,他找不到可以隐瞒的理由,所以他选择了坦言,如果蔡文姬对他有恶意,他也活不到今日。

    “阴君?你是阴君弟子,可是从没有听过阴君有道统传承,对了,是之前的阴君洞府开启,一定是,所以那应该是阴君的隔世传承,阴君洞府一直保存在了天师道的手上,是正一真君……”

    蔡文姬闻言,脑海之中的思绪整理了一下,顿时得到了一个大概了,她诧异的看了一眼李翰,道:“我明白了,原来你就是你就是天师道那个最神秘莫测的小师叔,父亲猜测的没错,阴君和张道陵根本就是同门师兄弟,所以从来没有听过张道陵再次首徒,天师道的天师张衡就多了一个小师弟!”

    天师道之中,辈分大的,基本上都是修炼界的前辈,名扬田新年,突然多了一个可以和他们并肩的小师叔,这事情自然为天下人关注,因为天师道的突然灭0门,这事情才会湮没。

    李翰这么一说,蔡文姬顿时想起来了,再联系一下,就得出了一个大概。

    “不管他们关系如今,如今他们都已经化为一撮黄土了!”李翰有些悲伤的道:“青城仙山上血流成河,天师道被灭门,我也无家可归了!”

    “可你明明是一个儒门弟子,为何?”

    蔡文姬有些想不明白。

    “我出身天师道,我师更是道门巨擘,所以我并非儒家弟子,我只是闲事读过一些儒门典籍,自己瞎琢磨一下而已!”李翰谦虚的说道。

    “天下竟有如此之才!”

    蔡文姬想不明白,她十数年如一日的努力,居然比不上一个道门弟子对儒道的修为,她看着李翰的眼神越发的有些可笑,或许是自嘲。

    ……

    夜幕再一次降临,幽幽的月色之下,驿站静悄悄的。

    虚空之中,泛起一丝丝的波动。

    “匿神珠不愧是神魂至宝,果然厉害!”

    “我们已经躲过了驿站的灭雷阵,快去找到李翰,我要他偿命!”

    “玄德兄必然是他杀的,这一次他必须死!”

    阴风吹过,黑暗之中恢复的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