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最强军神 > 第77章 贾诩的计策
    貂蝉嘤咛一声,闭上双眼,生涩地接受人生中最重要一刻的到来。
    此刻的貂蝉紧张异常,微微扭动着身子,有些无所适从。
    华雄感受到貂蝉的反应,嘿嘿一笑,当即用自己的脸在貂蝉的耳尖上轻轻蹭了蹭,然后轻声说道:“夫人……”
    听到华雄这样说,貂蝉虽然没有回答,但她那双大眼睛,有些期待又有些羞涩地望着华雄,然后轻轻地点了点头。
    得到貂蝉的回应,华雄立刻抱起貂蝉将她放到床上。
    随后,房间内很快就响起了一阵动人的交响曲。
    ……
    话说在董卓被华雄和王允设计斩杀后没多久,镇守武关的李傕便收到了消息,但他一直没有动,一直在观望。
    李傕希望董卓的义子吕布回长安后,来邀他一起去攻打长安城,一起去替董卓报仇。
    然而,事实并没有按李傕心中所想的方向发展,心急如焚的吕布不但没有来邀他一起攻打长安城,而且还败得一塌糊涂。
    在吕布大败离开长安城七天之后,李傕便再次得到了长安城传来的消息。
    究竟应该何去何从,这是李傕现在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于是,李傕立即找来军中谋士贾诩商议对策。
    见贾诩到来,李傕便说道:“想不到华雄那厮和王允合谋将相国大人杀害了,而且还打败了吕奉先,文和啊,你说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呢?”
    贾诩想了一下,便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将军,咱们现在应对这件事主要有两种比较好的方法:一是咱们联合郭汜攻打长安城;二是归顺朝廷!”
    “那这两种方法有什么利弊呢?”
    “第一种方法,咱们联合郭汜攻打长安,如果能成功占领长安城,那以后长安城就是咱们和郭汜的天下,但咱们攻下长安城的机会很小,毕竟吕奉先这么勇猛的人也是战败逃走的,如果咱们战败的话,逃生的机会都很渺茫;而第二种方法,也是比较稳妥的方法,咱们直接归顺朝廷,应该就能平安地躲过一劫,没有大的荣华富贵,也不会命丧黄泉,但王允对咱们西凉人恨之入骨,他不一定会接受咱们的归降!”
    李傕想了一下,便优先选择了第二种方法:“那咱们还是首先选择归顺朝廷吧,如果王允不接受咱们的归降,到时再联合郭汜攻打长安城!”
    忽然,贾诩似乎想起了什么,便让人将信使带来。
    贾诩向信使问道:“现在长安城是由谁掌控啊?”
    信使急忙说出长安城的情况:“回禀贾先生,相国大人被害之后,王允作为首功,被汉献帝封为太师,而华雄被汉献帝封为征西将军,后来,华雄率守军大败吕布之后,又被封为骠骑大将军,总的说来,应该是王允掌控长安!”
    贾诩想了一会儿,便对李傕说道:“不对,问题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华雄那厮将相国大人斩杀之后,只作了一个征西将军,后来打败吕布之后才是做的骠骑将军,这就奇怪了,他本身就是相国大人面前的红人,根本没必要冒着生命危险,杀害相国大人后再受制于王允,除非他是另有图谋,他暂时只是委曲求全,然后再恃机而动!”
    李傕听了贾诩的分析,便是说道:“文和的意思是,华雄那厮杀害相国大人,不能简单地认为他是受到王允的蛊惑才这样做,而是他可能有更大的图谋!”
    贾许面带肯定之色:“将军说的没错,如果贾某没猜错的话,现在表面上是王允在朝廷中的官职最大,但实际上华雄才是真正能够掌控长安的人!”
    “那咱们现在应该怎么向朝廷投诚呢?”听贾诩这样说,李傕也迷惑了。
    “咱们最好还是先打探一下华雄的虚实,等打探回来后再做决定,咱们可以派人先向朝廷递交降表,然后再去找华雄打探情况,这件事情一定要尽快派人去做,如果去迟了,等到他们打过来,咱们就太被动了!”
    “那好,我立即派人去长安城!”
    “咱们在派人去长安城的时候,还要做好防卫工作,因为王允对咱们恨之入骨,说不准哪天就打过来了,他有可能会赶尽杀绝!”
    ……
    第四天早上,金銮殿内,大小官员正在谈论着各种国家大事,这时,一个皇宫卫士进来报告,说董卓麾下的将军李傕交来降表。
    太师王允看了降表之后,想到现在华雄在长安的威势已经超过了他,他自己虽然对这件事有想法,但还是想先听听华雄的意见,于是,便将降表递给了华雄。
    华雄看了之后,略一思虑便说道:“这件事还是太师拿决定吧!”说完,便将降表交还给太师。
    太师见华雄让他作主,回过头来之后,脸上满是冷色:“这个李傕,虽然交来降表,但他之前杀害我多少忠臣,董卓的恶行,有好多都是这个人做下的,不赦!”
    陈宫听了,急忙出列谏言:“太师,还望从大局着想,不可因为一时义愤而作出决定,董卓虽然已死,但李傕手上尚有五万西凉雄兵,常言道,‘狗急跳墙,穷寇勿追’,如果把他逼急了,联合郭汜等人一起来攻打长安城,那长安城就危险啊,现在李傕主动交来降表,还望太师恩准他投降,以免把他逼上绝路!”
    “哈哈哈哈!”王允听了,哈哈大笑:“公台呀!你想一想,贼军不灭,皇威何在?咱们应该要斩草除根,招大义于天下!”
    “太师,李傕是西凉上将,万万不可轻视啊!”听王允这样说,陈宫更加着急。
    “哼哼哼!李傕虽然是西凉上将,但在骠骑大将军面前,也只是个待死的鼠辈而已!”王允连声冷笑。
    不过,王允想了一下便缓和了语气:“李傕既然交来降表,说明他还有一点自知之明,如果他肯负荆请罪,本太师也可以准他投降,不过,那个郭汜可就不一样了,咱们现在就应该去攻打郭汜!”
    顿了一下,王允再次说道:“等咱们拿下郭汜后,如果李傕还没有来负荆请罪的话,咱们就直接去攻打他,到时,他就不要怪本太师没有给他机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