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俗世地仙 > 208章 养蛊之体
    蛊,只有在活跃的时候,才容易被分析出其毒性和本性。、

    就像是一个人被下了蛊之后,就会显露出各种不正常的状态,甚至是某种令人恐惧的症状,那么任何一位玄士,都可以迅速判断出此人被下了什么样的蛊,该怎样解决。

    付明兰体内的蛊,毒性大,量大,可偏偏很温顺。

    而温朔,也没有时间、没有机会去仔细探查感知分析,又不能去暴打付明兰一顿,采集其血液样本,起坛作法具体分析。

    所以,他只能采取这般有些下作的手段……

    “对这种人,用什么手段都不过分!”胖子自我安慰着有些别扭的心理,然后转了个弯儿,在科技大厦一侧的停车区,靠着墙根儿和侧门边的垃圾桶旁蹲下去,掏出烟来点上一颗。

    围着台阶下的垃圾桶,还有三个哥们儿正在抽烟聊天。

    刚才付明兰怒火冲天之际,温朔敏锐地观察到付明兰脖颈间浮起了寻常人看不出来的青痕。

    那,是体内蛊开始活跃的症状。

    温朔立刻趁机释出了一缕“小气”的阴邪之气,附着在付明兰的脖颈间,那一缕阴邪之气,借助于活跃的蛊渗至皮肤表层,立刻侵入了付明兰的体内。

    此时,温朔需要做的,就是以“小气”为媒介,细细感应分析付明兰体内的蛊,到底是些什么玩意儿。

    上班时间到了。

    三位过完烟瘾的哥们儿快步离去。

    只剩下一个穿着短袖T恤和大裤衩、运动鞋的胖子,蹲在那里眯着眼想心事。

    不远处,负责清扫卫生的大妈和一位穿着保安服的大叔,正在说着闲话,偶尔把目光落在垃圾桶旁的胖子身上时,都会露出一抹同情——他们见多了这类年轻人。

    要么是进科技大厦的某个公司面试没成功,要么,是刚刚又被上司训了一顿,甚至炒了鱿鱼。

    这些怀抱着梦想想要在京城站住脚跟的年轻人,很多抱着失望的心情走出科技大厦后,会不甘心又郁闷地来到垃圾桶旁,点上一颗烟抽完,傻傻地想半天,要么落魄消沉地离开,要么又为自己打足了气,昂首挺胸离开。

    温朔耷拉着脑袋,夹在手里的烟已经燃尽,被他摁灭之后随手扔进了垃圾桶。。

    此刻,他的意识正处在高速的运转中,一心三用——和侵入付明兰体内的那一缕阴邪之气衔接,又和玉佩法阵中的小气保持稳定的联系,同时分析蛊的成分、习性。

    与此同时,他必须小心翼翼地控制着灵性不足的小气,不会去侵伐吞噬付明兰体内的蛊,还得避开那些蛊的袭扰。

    二十多分钟后。

    付明兰体内的蛊渐趋温顺下来,说明付明兰的火气,已经压下了许多。

    也说明,她体内的蛊,已经养得相当纯熟了!

    如果不是豢养纯熟的蛊,不可能会如此迅速且乖巧地顺着她的脾气发作然后温和地沉静下来。

    这,让温朔也愈发惊讶!

    因为他已经完全可以肯定,付明兰绝对不是修行玄法的玄士,那么她体内豢养蛊,而且还相当纯熟,只能是另有玄士在她体内豢养。可这么做……

    他妈的!

    不科学啊!

    因为但凡养蛊这种邪行玩意儿的玄士,为了便于控制和使用蛊,都会以己身气机和鲜血,来长期喂养,否则蛊不会服从养蛊者的玄法指令,甚至会直接向其发起侵蚀下的攻击。

    即便是在己身体内养蛊,一个不小心都有可能遭受反噬,更不要说,还养在别人身体里了。

    这蛊,这养蛊的法子……

    比蛊还邪行!久看中文网首发www.yb3.cc

    温朔又认真仔细查探一番后,愈发糊涂了——付明兰体内养的蛊,竟然多达十一种!

    疯了吧?

    由于付明兰体内的蛊,大部分很快恢复了温顺的蛰伏状态,胖子委实不敢再驱使着小气的那一缕去触碰详细分析,万一不小心被蛊反噬,在付明兰体内噼里啪啦打了起来,没准儿几分钟时间就能要了她的命,那会打草惊蛇的。

    只有一种很奇怪,更为温和几乎没什么毒性的蛊,在不断地活跃着。

    温朔很快惊讶地发现了这种蛊,竟然是在吞噬着付明兰的“生机”,一种异常的反向吞噬。

    简单说来,就是在反向吞噬付明兰身体机能的老化状态,从而让她保持身心的年轻康健之态。但是,这同样是在吞噬“生机”,而且会促使身体机能的老化速度越来越快。

    也就是说,看起来精神、相貌都一直保持着旺盛年轻状态的她,事实上,生命的流逝速度,远比寻常人快得多!

    她活一天,相当于别人活了三天!

    女人为了美……

    真是什么都豁得出去啊!

    胖子不得不钦佩付明兰,以至于,心里都有些害怕这号人,对自己的性命都这么狠,对别人当然会更狠。于是胖子抬头望天,琢磨着现在去和付明兰道歉解释的话……

    能不能和解?

    想想还是算了,胖子很无奈地叹了口气:“那娘们儿毕竟没老子这么宽广的胸怀。”

    怎么办?

    幕后在付明兰体内豢养蛊毒的玄士,不知是谁……跟踪付明兰去她的家里,肯定能等到那个玄士的出现,可这种活儿说起来简单,无非是打个出租车跟上就好,但,势必会承担一定的风险性,真搞出什么人命关天的事情来,终归是有后患的。

    当然,这世上本来就没有什么百分百完美的事情。

    但向来谨慎胆小的胖子,做任何事都会尽可能未雨绸缪地做到完美。

    皱眉思来想去一番之后,他忽然想到了付明兰单身至今的现实——这娘们儿长相不错,依着她体内那种吞噬“生机”,或者干脆地说,吞噬着她阳寿的蛊来说,早该死了吧?

    循着这个思路,温朔掰着手指头再加上乘法口诀大致算了算,按照正常人平均长寿的话,八十岁不少了吧?

    再结合目前付明兰的气血生机状况,蛊汲取其生机的频率……

    温朔很快便在心里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付明兰体内养蛊,应该还不到一年时间!

    没有什么男女亲密生活经验的胖子,自幼混迹仙人桥和农贸市场,可没少听那些老爷们儿在一起聊天时的荤话,什么三十如狼,四十如虎……他妈的,老话总有那么几分道理不是?

    再说了,好歹也是大学生了,这点儿浅显的生理常识还是明白的!

    而付明兰这种单身老娘们儿,谁能走进她的心窝,能够从容地在她的身体内下蛊,她还深信不疑,还利用那个人,去下蛊害林波以消心头之怒?!

    这世上,除了他妈的亲情之外,只有爱情了!

    友情都不行!

    不到一年时间,应该还处在如胶似漆的时候吧?更何况,刚给林波下了蛊,狼狈为奸地干完了这件事,再不济也还能狼狈为奸地过一段日子吧?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猜测!

    试一试?!

    温朔咬牙切齿地踌躇着。

    他毕竟斗法的经验还很少,而且,他自认为修为压根儿谈不上深厚,而能够在别人的体内,为自己养蛊的玄士,虽然对养蛊的玄法不太了解,但胖子觉得,那个玄士修为肯定比自己深厚!

    拉开阵势斗法的话……

    温朔觉得自己赢的概率太低了,没准儿暴露身份之后,还会引来自己无法抵挡、连续不断的报复,直到对方干掉自己!

    他妈的!

    这日子没法儿过了!

    所以,赌一把!

    猜测付明兰和那个养蛊玄士之间的关系,可能性有多大实在是没办法说,错就是错,对就是对。

    好吧,百分之五十!

    但,只要自己猜对了,那么成功的可能性就会暴涨到百分之九十以上!

    对方就算是神仙,也够丫喝一壶了!

    反正暂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了,豁出去了!温朔咬牙切齿地下定决心,然后起身走进科技大厦,到三楼一家公司的前台,厚着脸皮做出一副憋尿的模样,恳求前台的漂亮姐姐和那位正在勾搭漂亮姐姐的的保安大哥,让他去一趟卫生间。

    很顺利地进入卫生间,他走到最里面的大号间,把门关上。

    他玄法修为不够,距离付明兰远了的话,就会和那一缕侵入付明兰体内的阴邪之气断绝感应,现在,又想要为那一缕阴邪之气加量,只能尽可能靠近些。

    胖子默念法咒,阖目静心入定,与那一缕阴邪之气再次连接上,然后控制着从小气的体内再次分离出几缕阴邪之气,循着和先前那一股阴邪之气的连接,侵入了付明兰体内。

    随即,温朔又控制着几缕阴邪之气汇集,避开那些蛰伏的蛊,悄然向七魄致中的精魄前进——精魄主生-殖,男人和女人关系最为密切的时候,好吧,退一万步讲,他妈的女人和女人最为“密切”的时候,也得贴磨喜下面不是?

    所以,阴邪之气埋伏在那地方……

    嘿!

    胖子阴险得咧嘴直乐,但随即他就骇了一跳,赶紧控制着几缕阴邪之气往回缩,那地方,竟然有蛊长期游弋的痕迹!

    靠!

    原来是这样在付明兰体内种下蛊的?

    如果埋伏阴邪之气在此,哪怕是稍有些留存的痕迹,都很容易被发现的……胖子无奈继续感应控制着阴邪之气寻找合适的对方,结果小心翼翼行遍了七魄,他无比愤恨地发现,七魄都不行!

    付明兰体内豢养的蛊,量太大、种类太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