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召唤我吧 > 第九十一章 角色转换(求收藏,推荐)
    苏成最后在近海的一座无人的小岛上完成了诸分身的聚合。

    说起来,这小岛还没有他现在的体积大,海面上,各国的船只密密麻麻,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有军舰,有科学考察船,还有各式各样的快艇、巡逻艇等等。

    上面悬挂的国旗可谓花旗招展,只是所有的船只都远远的围着小岛游戈,并没有靠近的打算。

    苏成对这些都视而不见,他心里其实挺着急,12倍的时间流逝,在现实呆了一个多月,那异界的时间就过去了一年多。

    一年多,正处于他事业的上升期,生生的出现这种波折——如果可能,他才不愿意怼上什么元婴修士,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多好?

    但他知道,这只是他的一腔情愿,人家拿他当异种,当威胁,发现了根本没二话,就是一个字——杀,谈都没法谈,他现在也没有谈的资格。

    时间紧迫,来不及找个安静无人的地方打开通道了,就在这里吧!

    最后感应了一下芈广盛的位置……

    咦!

    苏成停下了动作,因为那异常能量风暴的一团正靠近过来。

    刚才不是谈好了吗?

    难道他又反悔了?

    芈广盛已经降到低空,几乎贴着地面向这边快速赶来,骤然加大的反制效应让他就像个人形的能量风暴,带着耀眼的光和热,以骇人的声势,卷起十几米高的波涛。

    海面上的船只一阵慌乱的躲避,就算这样,也有几首小的气垫船和巡逻艇倾覆。

    等他扑进苏成的“怀中”,才有些急切的道明来意。

    原来不是反悔!

    苏成刚松了口气,又因所说的内容而大感头疼。

    “……留下的后手应该激发了,别的不敢说,我芈家一定会千方百计的寻找我的下落,栖霞派,稷下书院也会有所动作。”

    就像苏成在老巢留有后手一样,怕的就是有个万一,再保一线生机和可能。

    芈广盛当然也是一样,他的后手就是自己那庞大的家族。

    但苏成是这么一个不能曝光的东西,他的后手,他的家族,是否能在不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下,帮助他脱困?

    显然,他自己都不看好,要知道,他芈家也是有敌人的,稷下书院也不是一方乐土,也是有争斗,有阵营,有利益博弈的。

    打开和关闭通道的唯一途径就是苏成,没有他甚至找不到这鬼地方的位置!

    既然如此,苏成就不能出现任何意外,天见可怜,最好让他成功。

    但没有自己的帮助,这胆大包天、鲁莽而自大的异种能成功吗?

    不说别的,就是自己留下的后手就能让够他喝一壶的。

    悲催的局面就这样形成了。

    芈广盛不得不追过来,提醒他,为他出谋划策,甚至为他倾其所有!

    既然现实如此,既然有了决定,芈广盛就不会拖泥带水。

    于是,诸天万界这时才向苏成揭开一层朦胧的外沙。

    稷下书院的四方巡查使,超级宗门栖霞派的天机峰座主,天机阁阁主,栖霞派芈家的当代家主,开始毫不保留的向他描述。

    说来也是惭愧,苏成成为灵以来,一直异界、异界的叫着,还不知道所谓的异界也是有个名字的。久看中文网首发www.yb3.cc

    异界唤作通玄,寓有通往玄奥法境的修真乐土之意,通玄界是诸天万界中的一方大世界。

    它刚刚开辟不过万年,由稷下书院统领所有。

    话说这稷下书院,就是当初开辟通玄界的修士,为了协调所有利益和分歧,为了更好的开拓和发展此界,也为了少走弯路充分吸收原来世界的经验和教训,成立的统领一切的组织。

    就像著名的五月花公约一样,该组织是宗法的制定者,也是执行者,更是裁判者。

    后来,当初开拓此界的修士在通玄界落地生根,各自创立自己的宗门和道统,万余年过去,中途虽然有很多先贤和宗门陨落,却也有像栖霞派这样,一直存在,并发展壮大,直至成为一个庞然大物的例子。

    这样的例子还不在少数。

    栖霞派真正的掌握者,早已淡出修士们的视线,成为隐居幕后的大能。

    但他们还在稷下书院挂有尊贵的职司,所谓的稷下书院,其实就是他们的一个议事、协调和管理的机构。

    像芈广盛这样威风八面,仿佛一言就能决定无数中小宗门之生死的大人物,其实就是个台面上办事的、跑腿的。

    话虽如此,那也是对通玄界真正的主人们而言。

    事实上,深深扎根在栖霞派的芈家却是个树大根深、枝繁叶茂、传承有序、历史悠久的大家族。

    这样的大家族有修士和附庸家族的修士上万,练气不说,筑基以上就有数百,金丹二十余,元婴……

    好吧,元婴只有两位,一位就是芈家的当代家主芈广盛,另一位是隐居幕后的老怪,芈广盛的曾曾祖父,已经大限之期不远的元婴后期——芈道陵。

    可想而知,唯二的元婴修士,家族之主,以后千年荣光之所系的突然人物失踪了,芈家一定会倾其所有。

    “……时间紧迫,不能再跟你多说了。你回去后,把这令牌交给碧波门,让余德成交给芈家,记住,你万万不可露面,万万不可!”

    事关重大,苏成马上接过芈广盛递过来的令牌,问道:“还有什么?”

    “有了这令牌,芈家会暂时安静一段时间,可余德成万万不能再留!”

    “为什么?”

    芈广盛见苏成还有些不以为然,急的只差跺脚,“他不能保守秘密,无论他是自愿还是被迫,他都没有秘密!只要有心,只要有足够的重视,他简直就像一本书,只差翻开而已。”

    “搜魂?”苏成记得以前听说过。

    “对,这只是一般手段,还有……说来话长,如今的情势下,我还能害你不成?”

    “那我回去就杀了他!”

    “碧波门在宗法三代保护之内,记住,手尾要干净合理,不然又是麻烦。”

    “知道了。”

    “你要想办法,把碧波门控制在手里,不是现在这种模式,这种模式经不起认真对待,你要想掌握自己那样的掌握住它,切记,切记,万不可在任何修士面前暴露行踪。”

    “又不让暴露,又要掌握,怎么操作?”

    “……你快回去吧,这事以后再说!”

    “……”

    “你怎么还不走?”

    光之湖摇逸着抖落无数光芒,就像是苏成在轻笑,“你不走,我如何走?”

    芈广盛闻言,万分气恼的一跺脚,“轰!”的一声巨响,就像一枚冲天而起的火箭,远去了。

    等他拉开百公里以上的距离,苏成沉静下来,准备打开两个世界的通道。

    此次搏命之行,圆满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