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武侠修真 > 无限制神话 > 第九百九十章新政
        何况说句难听的话。

    商王本身就是最大的奴隶主。

    王室所拥有的奴隶,不完全统计,亦有至少五万以上。

    如果真的要解放奴隶,那商王自己就要损失惨重。

    当然商容不会知道,这一切本就是楚河这个假商王自己在背后推动的。

    气氛有些陷入僵局,楚河不得不说道:“费仲!你所言虽然不错,然实行起来颇有难度。不可贸然,不妨且先退一步如何?”

    商容闻言,扭头看向楚河道:“敢问陛下,如何退一步?”

    楚河拿出早已准备好的腹稿道:“奴隶本多为罪民之后,不妨让那些为奴三代以上的奴隶,拥有自主赎身的权利。他们可以花费一定的代价,将自己从主家赎取出来。”

    楚河这个提议,咋一听似乎显得有些普通,而且并未解决问题。

    但是商容细想之后,却眼中精光大放,有豁然开朗之感。

    看向楚河的眼神,更加充满了敬佩,却未将其中究竟说穿。

    说到底,楚河这是利用了那些贵族和诸侯们的骄傲自大,找到了一个空子钻进去,既可以一定程度上解决问题,又能减少反对的声音。

    三代以上的奴隶,都已经经过了深度的奴化。

    在许多人看来,甚至是商容都觉得,他们大多对于主家都是忠心耿耿的。

    商王即便是新立了法规,给出了方便之门。

    他们也不会选择离开主家。

    更何况,还有自赎这个关卡要走。

    即使是这个价格,由官方统一规定,却也不会太低,奴隶本就一无所有,又哪什么将自己赎出去?

    如此一来,看似解决了朝堂纷争,表面上先平稳了矛盾。

    这个决策,很快就通过了小会场众人的认可。

    第二日拿到朝堂之上去说,经过了一番争吵之后,也‘勉强’通过了。

    守旧势力皆以为胜,商王这个做法,看似是帮助了那些新生的‘游人’势力,实则是虚晃一枪。

    只是当真正实行不久,许多贵族和诸侯便都后悔了。

    那些经过三代以上培养的奴隶,大多都是他们手上的精英,也是奴隶中的管理阶层,深受主人信任。

    按道理是不可能背叛的。

    但是他们无视了楚河早期,通过各种故事,对自由的宣扬。

    同时,坊间流传,费仲不满商王这种敷衍了事的行为,暗中向那些‘游人’出谋,让他们暗中接触一些满意的奴隶,许下承诺,签订契约,以多年的免费工作为代价,由‘游人’代替他们出资,将他们从主家赎出。

    如此一来,各大贵族们是损失惨重。

    而那些无法获得自由的奴隶,更是皆心生不满,心思浮躁。侍奉起主人来,也都出力不尽心。

    让贵族们的生活质量直线下降。

    而凭白背了一口大黑锅的费仲,此时还沉醉在数钱数道手软的快感之中。

    偶尔也会回过神来,想一想前几日的几场酒宴中,自己是否真的稀里糊涂的出过这样的妙计,竟然能从商王制定的新规中,找到如此漏洞。

    再然后,看着一箱箱被抬进来的铜币,再次陷入了对金钱的狂热中。

    和萧升那种掌控金钱的天赋不同。

    费仲对金钱的情感,仅仅源于贪婪而已,并没有什么执掌财政的天赋。

    前者是金钱的制造者和把控者。而后者却只是金钱的奴隶,差距明显。

    费仲离死不远。

    奴隶解放运动,徐徐图之。

    心有叵测之辈,也没有停下自己的脚步。

    而楚河也开始察觉到自己的危险。

    从改造农业和商业水平,催生新的势力结构,到解放部分奴隶,发展以经济控制天下的暗中网络。其间,还顺手坑了一把西岐,黑了一把云中子和姜子牙。

    不可谓毫无建树。

    但是,这些都是源于他隐于暗处,躲在帝辛的影子里,做出来的事情。

    而现在,当他做的事情越来越多,事情越来越大。

    他也会越来越显眼,终有一日,帝辛的影子,将无法再掩盖他的锋芒和獠牙。

    等到那个时候,所有被他坑过的人,说不准都会联起手来,先对付他。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虽然一切都还没有发生,但是楚河可以先前瞻性的做出这样的判断。

    不能为短暂的胜利冲昏了头脑。

    这些胜利都只是暂时性的,阶段性的,而非结果。

    躲在暗处,借用商王大势阴人,若还没点成果,楚河就该回去洗洗睡了。

    “姬昌卦算能力天下无双,最先瞒不过的就是他。然后是姜子牙,这厮也是精明,竟然分化手中权力,在朝歌城中,设立了一些编外小官吏,借用地头蛇的力量,迅速的整理朝歌人口,虽然依旧耗费时日,但是无疑要快速的多。”楚河心中谋划着。

    同时踏入深宫之中,一脚踹在一座大殿的青铜门上。

    轰隆!

    大门应声而塌。

    这本该是库房的大殿内部,却被改造的富丽堂皇。

    明亮的灯火,衣着华丽,扭动身姿的美人。

    帝辛手持酒杯,左右摆放的各种美酒,古今中外皆有。

    各种水果、糕点、吃食,也是洒满遍地。

    楚河面色气的发黑,抢步上前,一脚直接踩翻了帝辛,然后揪着他的脖子道:“子受!帝辛!大王?····纣王!你现在是想要重蹈覆辙吗?你真的以为,已然可以高枕无忧,安享成果了吗?还是说,你只打算与你的美人,再续一世情分,然后再次分开,各自多痛苦多年?”

    楚河语气深然,恨铁不成钢。

    妲己在楚河身后,九尾伸张,妖气澎湃,就要用利爪朝着楚河心口抓来。

    帝辛却一伸手道:“爱妃不可!”

    阻止了妲己,帝辛这才按了按楚河抓住他胸口的手,自顾自的找来一口残酒,灌入口中。

    醉眼略为朦胧的看着楚河道:“楚河!我了解你!你永远不会居于人下,你永远喜欢做掌握全局的那个人。所以我给你机会,让你成为我,去做你想要做的一切。而我的配合,仅仅是带着我的美人,静静的在所有人的眼前消失,不给你添麻烦。”

    “如果你觉得这样不行的话···那我出去,做你希望我做的那个商王,却又如何?”

    坐直了身体,帝辛竟然重振了几许帝王雄风。

    楚河闻言,却是一愣。

    他没有想到,帝辛竟然是这么想的。

    但是扪心自问,楚河知道,帝辛说的不错。

    他就是这样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