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都市言情 > 第36号当铺 > 第三百零一章 恶报(第一更)
    安所长老脸涨得通红,他怒吼道:“混帐,你说什么?”

    罗力说道:“你没听见啊,我说:姓曲的是你爹啊。

    要不然,怎么我们报警你不管,姓曲的报警,你立马就过来,而且不问青红皂白就要抓人,姓曲的不是你爹是什么?只有儿子才会这么孝心。”

    罗力这张嘴,简直是要多损有多损,看热闹的老百姓顿时哄堂大笑起来,把安所长搞得老脸挂不住了。

    他怒吼道:“抓起来,把他给我抓起来!”

    罗力呲之以鼻:“安所长,请神容易送神难,别到时候砸了自己的脚,你想表达孝心,也不必拿我当礼物吧,做人做成你这样,跪舔舔成你这样的,我还真没见过!”

    安所长听着罗力的话,气得差点一口老血没吐出来,这混账,简直是气死他了。

    安所长愤怒的吼道:“抓起来,抓起来,我要让你知道在上平这地方谁是老大。”

    安所长话刚落音,就听到身后有人冷冷说道:“安所长,好大的威风啊!”

    “老子就是这么大的威风,你不服气?”安所长被罗力气疯了,想也不想就回道。

    可是这句话说完之后他才感觉到有些不对,怎么说话的人,他的声音在哪里听到过,对了,是每年一度的全县公安干警大会上听到过这样的声音。

    他缓缓转过身来,就看到昌平县公安局长王海站在他的不远处冷冷的望着他。

    安所长只觉得脑袋‘嗡’的一下,他一阵眩晕,差点没栽倒在地。

    曲老三不知好歹道:“你特码谁啊,安所长就是这么威风,你能怎么着。”这傻B不知深浅,一脸傲娇,以为有安所长在,上平这地界还怕谁。

    安所长差点一口老血没喷出来,见曲老三还要说话,他一脚就踹了过去,把曲老三踹得一个狗吃屎,他眼里冒火,恨不得吃了曲老三。

    曲老三一脸委屈:“安所,你怎么踹我!”

    安所长恨不得踹死这二逼玩意,哪有功夫理会他,他一步上前,满脸尴尬的道:“王局......”

    可是王海连看都没看他,他大步上前,满脸笑意的向罗力伸出手来:“罗总,我是王海,让你受惊吓了,都是我管教无方,这是我的不对,我一定好好处理!”

    看到跟在王海身后的马宗洲,罗力就明白了,一定是马宗洲接了他的电话,会同王海一起过来的。

    他连忙与王海握了握手,笑道:“王局,您客气了,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没有,这不怪您。不过曲家兄弟在村子里面横行霸道,欺凌弱小,这是实情。

    你看,欺负孤儿寡母,被他们欺负成这个样子。

    他们曲家兄弟盖个房子,占了邻居家这么大的地方,每天还往人家院子里面浇尿,这样的行径,简直是天理难容。其它的事情我不知道,但是这样的事应该不少,还请王局还上平一个朗朗晴天!”

    王海望向越围越多的村民,他大声说道:“村民们,我是昌平县公安局长王海,今天的事,我们现场办公,大家有什么事,尽可以向我诉说,我一定还上平村一个晴天。”

    看热闹的村民没有想到来的这个人竟然是昌平公安局长,安所长在他面前就跟一只小狗似的,看来,他今天过来就是为了收拾曲家兄弟的,这么看来,有什么事都可以实话实说了!

    曲家兄弟在上平村没有什么好名声,仗着家族大,才能选上村长,很多村民都受过他们兄弟的气,现在有人撑腰,立刻就七嘴八舌起来。

    听完村民的诉说,王海盯着安所长道:“这就是你辖下的治安?你还有脸站在这里?”

    安所长脸上难看到了极点,“王局,我...我这就抓人,带回去审问。”

    王海威严的说道:“办不好,就不用再穿这身皮了!”

    安所长这时候要是再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他可真就是白活了。

    他吩咐手下立刻把曲家兄弟,还有到姜家闹事的一众人等带走,曲奎连声说着小话,可是安所长就好像没有听到一样,这时候就算给他两个胆子他也不敢徇私了,他此刻才知道,骂他的那个年轻人的背景原来这么深,他这次算是载了,只希望能够将功补过,此刻看曲家兄弟就好像是仇人似的。

    罗力把王海请到屋里,许母还有许盈老姨显得局促不安,这个人竟然是昌平县的公安局长,在这么大的官儿面前,两个老太太显得极不自然,许盈老姨此时才知道,为什么罗力这么有底气,原来他背景这么深厚。

    王海安慰了许盈老姨几句,又说了几句自我检讨的话,怪自己没有及时发现问题,让曲家兄弟这样的村霸存在多年,枉对了村民。

    几句话就说的许盈老姨热泪盈框,王海这水平,绝对是多年熏陶出来的,就算是罗力也不得不服他这水平。

    又聊了几句,王海和马宗洲要离开,从始至终,谁都没有提招商的事情,有些事并不用说的太多,一切都在不言中。

    送走了王海和马宗洲,孙东带着昌平大卖场的几个保安也到了。

    罗力指着曲家的四间大瓦房道:“给我拆了!”

    孙东二话不说,带头跳上墙头,几个小伙子爬上房顶,对着红砖绿瓦,拿起铁锹,就是一顿乱砸。

    曲家兄弟被抓,曲父曲母还在家里,这两个老东西平时仗着儿子的势力也是耀武扬威,看到三个儿子都被抓走,吓得连屋都没出。

    可没有想到,竟然有人来拆他家的房子,两个老东西吓得跑出来,看到指挥的人是罗力,曲父一起没敢吭,到是曲母,坐在地上拍着大腿嚎啕大哭。

    可惜,闻声过来的村民却没有一个同情的,人做事,天在看,平时曲家兄弟欺负人时,也没见他们父母出来劝阻,相反,到处炫耀他们儿子有多厉害,现在让人欺负了就嚎啕大哭,怎么不想想当初他们都干了什么事?

    没人同情,没人可怜!

    而许盈老姨看到坐在地上大哭的曲母,她终于出了一口恶气,做人还得做一个好人,坏人终是有恶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