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 > 玄幻魔法 > 白旗超限店 > 第51章 白旗儿童乐园
    “好的,拉伊莎女士,我们已经听完了你的话。现在,我们将对此进行讨论,请你离开会场。”

    大魔法师萨米艾尔的话严肃而平静,并不客气但也没有冷冰冰的。拉伊莎明白核心魔环会议的人只是在陈述简单的事实,于是站起身来,微微点头致意,便转身径直离开。

    “她的话非常逻辑易懂,显然是针对性地研究过核心魔环会议的特点。”一名魔法师说道:“你们是否同意认为她很有针对性,使用了策略来试图说服我们。”

    “同意。”所有大魔法师们都这样表示,不过有几个魔法师也同时表示:“所有在要塞星上的有一定智力的人都会研究核心魔环会议,这种针对性是普遍状况,也是正常状况。我们应该更加聚焦于事实,而让如何表达事实的方法超越事实本身。”

    全体一致同意,然后萨米艾尔大魔法师作为会议主持人说道:“之前会议上已经同意开始封锁,要求环之联盟介入,协助彻查此次严重的伤害、破坏和挑衅事件。同时,许多大魔法师也表达了对关闭对外交易通道后可能承受损失的遗憾。现在,一个解决方案出现在我们眼前,我们需要讨论的是,这个方案是否可行,利弊各是什么。”

    大魔法师们开始交换意见,特别是那些对于世界意志、本源力量进行研究的法师们说的最多,也更加重要。“白旗杂货店拥有可以对世界规则进行协调的本源力量通道,可以确保所有进入的货物符合且不伤害咱们的世界。一方面,那些特别危险的,有可能伤害世界根基的物品会被直接阻挡在外。另一方面,所有的物品会经过微调,以咱们可以理解的方式呈现出来,于是就可以用魔法对它们进行检查,进一步减少危险。”

    魔法师们最终从理论上确认,白旗杂货店的渠道是可以目前安全性最高的渠道,不存在有人能够同时欺骗地球本源力量和要塞星世界意志从而运输危险品的可能。如果有这条通道,要塞星可以继续举办多元宇宙魔法大赛,继续保持货物交易和知识交流。这一点很重要,因为魔法师们判断,连环爆炸很有可能就是种想破坏魔法大赛的举动。

    “于是,剩下的问题是我们应如何操作这件事,怎样和白旗杂货店打交道。”

    此时一位魔法师示意自己要发言:“我们需要的只是一个本源世界的商业组织,白旗并非是唯一的选择。根据记载,沙星时期,白旗曾在这里营业,后来突然销声匿迹。现在重新开张不假,但其业务能力和信用我们并不知道情况,与其合作风险极大。”

    “关于这一点,我有话说。”雷德·雯德站了出来:“今天上午,我的女儿已经与白旗杂货店打过交道,要求现在的白旗履行上一代店长留下的债务——白旗已经兑付。从这个角度来说,认为白旗信用信用风险极大的说法,并没有事实根据,不应采纳。至于其业务能力,我认可它们的产品,并已经决定从白旗杂货店采购一部分商品,给我女儿使用。她马上就要参加这次的魔法大赛。”

    “我期待她的表现。”萨米艾尔大魔法师说道:“能够通过魔法大赛学习更多知识,是我们非常重要的目标,完全断绝对外联系代价很大,因此保留一条安全渠道对所有人都好。我们必须严格控制和保持通道的安全性,确保它的信用和业务能力。目前没有证据可以因这几个原因淘汰白旗杂货店。我们定然会寻找其他安全的跨世界交易商,但这个工作的优先级远低于找出是谁以及出于什么原因进行破坏活动。”

    “同意。”“附议。”“支持。”“顶。”

    拉伊莎离开了会议室但并没有走远,就站在巨型大门外的走廊上凝视着窗外的城市。这个城市什么都好,就是远方几股冒起的黑烟有些刺目。不过,其中一股黑烟下面应该就是杂货店的所在,可究竟是哪一个呢?

    拉伊莎心想,钱镜现在应该正在店里忙得不可开交吧。建造一个接带孩子的儿童乐园,然后顺便将大人的购买力留下,也只有他能够在刚刚经历爆炸后还能想出这种主意。他似乎天不怕地不怕的,一下子闯入了白旗杂货店的世界,从地球跳入了绚烂复杂如同万花筒般的多元宇宙,居然没有精神失常。拉伊莎还记得自己刚刚见识到这一切的时候,因为兴奋和紧张的双重折磨,一边头晕一边呕吐,被折磨了好几天才慢慢恢复过来,能正常投入工作更是一段时间以后的事情。而他呢,总是能够迅速调节情绪,然后开始发挥作用。就这方面来说,钱镜真是特别适合白旗杂货店的员工。

    我却不是个适合白旗杂货店的店长,拉伊莎想到。如果不是封灵竹的主意,或者说钱镜说服她去找封灵竹想主意,白旗杂货店会遇到什么?所有跨世界商店因为封锁而停业,白旗杂货店什么买卖也没法做,白白耗尽时间和机会,再难翻身?虽然通过有关部门的渠道赚了两枚命运金币,可这远不足以改变白旗的命运。她需要更多的资金,弥补白旗的欠账,让商店步入正轨,甚至还要更进一步,发展出一百家连锁分店,这样才能彻底赢得对赌协议,真正掌握白旗杂货店。

    可是这些仍旧不能给她想要的答案。我的妈妈是怎么死的,所有亲人是怎么死的,佘家为什么只有她自己一个人了,爸爸生前要调查的到底是什么?

    “拉伊莎女士,你还在这里,这太好了。”核心魔环会议结束,大门打开。大部分魔法师走出来,然后用传送法术离开,而用脚走路的只有三个。“我是雷德·雯德,本地的大魔法师,也是白旗的客户之一。”

    “很高兴认识你,大法师先生。”拉伊莎赶忙行礼并说道。她注意到了法师们的脸,各种表情又回到了上面。情绪既然不再受压抑,那么绝对不能失礼。“白旗杂货店过去、现在和将来都会竭诚服务。”

    “是的,是这样没错。魔环会议已经做出决定,白旗杂货店将在调查时段内成为暂时唯一的渠道商。我们会派四名品行良好造诣高超的魔法师进驻白旗,检查进出要塞星世界的所有物品。这不是针对白旗杂货店,只是要塞星的边界控制方法,我希望您不会介意。”

    “完全不会,我相信我们能够合作愉快。”

    “哦,对了,你的那笔交易,萨米艾尔大魔法师已经同意了,这里是两枚命运金币。”雷德笑着说道:“你是一个相当聪明的女人,用这种方式提醒我们,对于外来的攻击和挑衅,我们要塞星人需要外来的见解和知识进行应对。而且,当我们宣布边界封锁后,如果不给白旗打开渠道,这名叫异世界智慧的商品,也没法交易对不对?”

    拉伊莎摇摇头:“我并不聪明,大法师先生。”

    有些时候答非所问也是种智慧。雷德将两枚命运金币交给拉伊莎,从她那里得到了封灵竹和庄娴关于爆炸物的情报和结论,一张薄薄的纸。他目送拉伊莎离开,扫了一眼纸上的内容,眼角的鳞片皱了皱,然后将它交给一直在一旁等待的魔塔之主。

    萨米艾尔大魔法师接过看了一眼,就将它放进袖子中。“雷德,你女儿什么时候来参加魔法大赛?她准备的怎么样了?参加什么项目?”

    “她对于环境控制咒语挺有自信的,应该是参加迷宫项目。至于能得到什么名次,我也只有祝福她了。”雷德笑着说道:“我从白旗杂货店给她准备了些路上的食物,异国口味,能改善她在迷宫中的心情——如果她不幸被困在里面的话。”

    “只要她走得足够远,被困在里面几乎是必然的。”萨米艾尔大魔法师说道:“你也知道要塞星发展到今天,在许多地方已经遇到了瓶颈,我们需要更多智慧的火花来突破桎梏。这一次,不管是哪种竞赛,都会有这样的问题放在里面。柳莎是个好孩子,但是她的能力只局限于要塞星,还是很难获得冠军的。”

    “你做的那些设置太难了。”雷德摇了摇头:“算了,反正更头疼的是参赛者。”

    “雷德,我的精力还将主要放在比赛上,因此我正好可以照顾一下柳莎那孩子。你则需要尽快找出爆炸的始作俑者。记住,小心那些异星人。”

    在目前的异星人中,拉伊莎几乎是心情最好的。可以预见,当封锁边境以及白旗杂货店作为唯一穿越渠道的消息传开后,将会有许多跨世界商贸团体找上门来,洽谈租用渠道的问题,这必然意味着一笔不错的收入。不过,也不用别人提醒,拉伊莎自己也知道费用不能多收,甚至尽可能少收为好。毕竟一开始封灵竹给她提的建议就是站稳脚跟,然后通过这次事件摸清要塞星的市场需求,然后再尝试进入市场。

    白旗有世界意志和本源力量保护,但现今毕竟只是小胳膊小腿的存在,还不能和那些组织掰手腕,同样也没有必要。不过,捧日集团和其他家不一样,它属于已经发生冲突的那一类。拉伊莎并不会在意它的感受。

    远远地,拉伊莎看见一大群人聚集在白旗杂货店的门口。他们接踵摩肩,但是井然有序,互相之间还谈笑风生。从白旗的店铺内,一直有孩子们欢笑喧闹的声音传出来。不用问也知道,钱镜肯定是将他那个“儿童乐园”的想法实现了。

    想法的确实现了,而且效果拔群,以至于十六个鬼鬼也显得不够用了。一个孩子是天使,两个是可爱的小家伙,三个是调皮捣蛋的小群体,一百个就堪称大杀器了。钱镜耳朵里面嗡嗡直响,那是翻译器已经在超负荷工作,无法同时完成这么多翻译工作。断断续续的汉语和此起彼伏的要塞星通用语一直不停的涌进双耳中,钱镜只觉得头晕眼花。

    “你知道吗?这样飞是不行的。”一个活泼的小孩儿拽着钱镜的衣角,另一只手举着竹蜻蜓,非常郑重地对他说:“如果不停地转,人会晕的。这样飞太危险了。而且你还不会拐弯。”

    “是的,你说的没错,我们得想办法改进。”钱镜一边应承着,一边也得想办法改进目前的局面。其实除了孩子太多管不过来之外,其他的情况还好,从仓库运来的各种日用品正在热销,每一件都不贵,但现金已经变成溪流,不断进入白旗杂货店的钱箱中。玩具是最受欢迎的,给孩子买上一两件是顺手的事情。各种木制品,比如桌椅板凳,直接是被抢购一空——要塞星的环境以沙漠为主,植物制品非常奢侈,而钱镜卖的特别便宜。剩下的一些,很多人是看在儿童乐园的份上,就当支持白旗杂货店的工作而买走的。

    店面的工作还有很多,钱镜无法影分身,他必须想办法先把一头安抚下来。现在孩子越玩越疯,必须想办法让它们有秩序地做同一件事情。还有什么能比放动画片更有效果的呢?钱镜焦急地将头塞进编织袋里,他订购的投影机和幕布就要送来了。

    感谢现在高度发展的物流行业,骑着摩托的小哥在送了好几箱臭豆腐后,又风风火火赶来,放下投影仪、幕布和笔记本电脑。这些根本就不是从网上订购的——那样太慢了——钱镜直接打了小哥的电话,让他从最近的商场购买。作为临时掌柜,钱镜可以动用一部分信用点,正好支付购买的费用。

    “电……还得解决这个问题。”钱镜一手抚胸另一只手在空中乱挥,快速浏览和操作白旗的系统。一群围观的魔法师互相使个眼色,目不转睛地偷学着。他们以为钱镜是在施展某种法术,刚才就变出来一部饮水机,现在又变出什么来?他们瞪大眼睛仔细看,终于找到了墙上出现的一排黑色孔洞。

    “省着点儿花钱,跨世界装修很贵的,都是信用点!”鬼鬼飞过来,抱着钱镜的脑袋,小小地吸了一口阳气。“多喝点果汁儿恢复力量,我就得靠你充电了,小钱钱!”

    “你是烧气的,根本不是用电的!”钱镜猛灌一口豆酱一号,那种刺激的味道很提神,同时也很有营养,这就够了。他将投影仪和笔记本通上电,架起幕布,插上U盘。因为语言不通,所以没法放任何有台词的节目给这里的孩子看,除非有人翻译。

    “蓝色的地球有百分之七十是海洋……”钱镜的声音没什么磁性,也不够抑扬顿挫,但是按照字幕将影片内容念给孩子们听一点问题都没有。要塞星没有大海,这里的人们特别喜欢水,一部关于海洋的纪录片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我来我来,我的声音比你好听。”鬼鬼很快接替了钱镜的工作,而钱镜在前台还有一大堆挤压的事情要做。

    那都是钱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