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权国 > 3200 新京之战(二)
    初冬阳光就像是一层淡白色的云团从厚薄不一的碧蓝天空中投射下来,照在中比亚新京外围已经收割完毕的田地上,温度更低,孙奇柱着一根麻柳的木棍子,疲惫不堪的看了一眼四周,长长的队伍,都是从咸县方面逃难的难民,亚丁军突然转向,咸县已经是一片战火,两万中比亚守军拼死而战,也不知道现在是死是活,当初只是将南方泸州当成笑话看,没想到一夜间,咸县就变成了战场,茫然、小心、惶恐的神色,与孩子的啼哭声,饿意与疲惫,都混杂在一起

    这次波动的不仅仅只是咸县,整个新京外围都动了,都认为新京已经足够安全,谁知道还是一下成了战场,有了前两次帝京浩劫的惨烈,上百万人化为枯骨,谁敢说这一次就不会是第三次浩劫,人心惶惶,各地乡民一时间就在新京城外聚拢起了三四十万人的规模

    已经过去了三天,朝堂方面也应该有所动作,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眼巴巴的看着近在咫尺的新京,难道真要等到亚丁人击破咸县,朝堂才会有所反应不成?多数人还是木然而小心地看着。一般来说,流民会造成哗变,会造成治安的不稳,但是这一次时间很短。这些人大多是一辈子的安安分分的农民村户。自小到大,未有出过村县附近的一亩三分地,逃亡出来后,大多是害怕和恐惧的,故土难离,何况中比亚人是故土情结最重的民族,如果不是迫不得已,谁愿意来这陌生的地方,总还是要回去的!

    ”等等吧,朝堂十万大军就驻扎在新京,陛下也已经决定御驾亲征,曾经连帝国都击败过的唐雨大将军总揽军务,必然可以击退亚丁人,让大家平平安安的回家“

    这样的话,从今天早上就开始传播开来,人心应该振作才是,但现实却是从前方溃败下来的士兵一片一片的,他们拿着钢刀、长枪,脸上写满了彷徨和恐惧,昨晚最外面的营地还发生了劫掠和屠杀。孙奇在黑暗的角落里躲过一劫,是不知道哪里来的士兵杀孙奇一起逃离的村民,他们劫掠财物,杀死看到的人,强奸了村里最漂亮的姑娘,割下所有人的脑袋,然后第二天,在前面施粥棚子前面的一排木杆上,孙奇看见了那一串串高挂在木杆上血淋淋的人头随风飘动,就像是无数的厉鬼冤魂在无声的呐喊

    一名长相粗壮的军官,眉飞色舞的向四周说着神墓,旗杆之下,早已经是围的人山人海,随着军官的述说,不断发出一阵阵的喝彩声

    ”杀得好,就该是这样!“

    ”给亚丁人当间隙,这样处理太轻了,就该拨皮抽筋才是”

    “这。。。这是怎么回事啊”孙奇整个人都傻了,尽管人头血肉模糊,惨不忍睹,甚至还有些被剁烂了面容,但是朝夕相处的同村还是能够隐约看出来的,看着这些同村的人头,孙奇脑海里全是昨晚杀人的刀光和女人凄厉的喊叫声,这些人口里说的间隙是怎么回事?

    ”新来的,没见过死人头吧?“

    旁边一名青年嘴角撇了撇,一张都快抬到脑门上的眼睛,以为孙奇被吓到了,嘴角带着一丝傲慢和不屑说道”这些都是亚丁人的间隙,是他们给亚丁人带的路,否则亚丁人怎么会知道新京在什么方向,亚丁人给了他们很多财物,但这并不能保住他们的命,昨晚军队只是一个突袭,就当着亚丁人的面将他们全部斩杀,朝堂下令将这些首级都挂出来,就是要警告那些背叛国家的人,这就是背叛国家下场,其实亚丁人也没那么可怕,当初草原铁骑都被我们挡住了,完全是步兵的亚丁人算什么“

    孙奇身躯一颤,想要努力的辩解,可是嘴张开,却是在一阵阵的该杀,杀得好被淹没,孙奇掩住耳朵,大口的吸气,在他的眼中,他的世界一片一片的剥离碎裂。怎么能怎么样,到底是为什么”可是他们不是亚丁人的间隙啊,他们只是普通的村民啊。。。。。。“

    ”唐雨大人,这次我也只能暂时压住,而且因为军费不足,就让军队去做这样的事,一旦失控了就是大麻烦,动手的是谁?“在远处,一身便服的中比亚宰相雨丰隆目光闪动,风吹的他头发微微颤动,看起来也是相当的愤怒

    军部阁首唐雨的脸上带着一丝愧色,嘴角苦笑说道”动手的是第三军下面的一个校尉,你也知道,第三军的将军济阳当初就是聚啸数万流民的的大盗,做事冲动,而且部下也大多是江湖人,各部大臣虽然答应拿出钱来,可是直到现在,连十分之一都没有,济阳派这名校尉前去讨要,结果被重罚,一怒之下就犯了这样的错误,我已经让济阳去咸县救援,也算是待罪而战“

    ”你让济阳去咸县救援,可靠吗?“

    雨封隆的眉毛忍不住紧紧拧了一下,当初为了尽快平定内部的混乱,中比亚朝堂曾经在于耶律家签订和谈后,对原来徘徊在两者之间的大批义勇军进行收编,其中这个济阳就是最大的一支,所谓义勇军,自然是龙蛇混杂,说的好听是义勇军,说的不好听就是聚啸山林的大盗

    雨封隆凝声说道”咸县现在的位置非常微妙,俨然便是新京最后一道屏障,而亚丁军压在咸县,故意不向前推进,就是希望以咸县为诱饵,将我军的最后战力全部引出,在咸县那道已经完全被打烂了防线上,将我军歼灭,然后进入新京,彻底灭掉整个中比亚“

    ”原来大人也看出来了!“

    唐雨冷峻的脸色微微动容,手指紧握在一起,凝声说道”应该不是问题,也算是一条硬汉,当初面对草原骑兵,被踩断了三条肋骨依然酣战不休,不是投降异族的软骨头“唐雨目光看向远处的新京,犹豫了一下说道”相对而言,我反而更加担心新京朝内,从皇帝陛下到大臣们都认为,咸县绝对不可丢,甚至还动了在难民里边招募士兵的想法“

    ”朝内我会尽力而为,至少要大臣们出军费这件事,还能拖住他们一段时间“

    雨封隆深吸了一口气,人人都说他雨封隆是投机分子,可是他雨封隆更清楚树倒猢狲散的道理,他的权利来自皇帝,朝堂在,他才是宰相,皇帝没了,他雨封隆什么都不是,可是朝堂上的大臣们却并不如此,两次击破帝京,对于他们也没造成多大影响,皇帝失踪了大半年,对于他们而言,也就是换一个掌权人,大家该怎么活怎么活,朝堂生死对于他们而言,远不如守住自己家族的那点财富更重要,朝堂要他们拿出钱来,那才是还真的要他们的命

    ”拒绝帝国贷款,拉拢亚丁人北进,是雨封隆自己搞出来的,搞的天怒人怨,本来只是在泸州祸害的亚丁人,一下跑到了新京外围,出了如此大的纰漏,自然是雨封隆去填补才对,怎么拖着大家一起!“对于提出御驾亲征的雨封隆,朝堂大臣们更是恨得牙痒痒的,本来商议好的,也不知道谁在私下里串联”没有钱,军队就动不了,军队动不了,皇帝就无法御驾亲征“本来刚有些起色的军费,一下又断掉了,以至于出现了昨晚那样的事情

    咸县,左侧是一个凹凸的洼地,松软的土质并不利于修建防御工事,巨大的石块划过天空,狠狠地砸在残破的城墙上。石屑四溅,箭矢如雨点般的飞落,鲜血与喊杀之声,在城池上下不断响起,亚丁人如同巨人一般的攻城的楼车撞上城墙,巨大的挡板一下靠在墙口上,随后被射出的火矢射中,被泼出的油点燃,亚丁士兵嚎叫着从城楼上掉下去了,困守咸县三天,从中比亚新京终于来了援军,中比亚朝堂第三军的两万人投入咸县战场,带着从新京而来的大批物资,第三军牢牢的稳固在咸县位置,

    因为有生力军的加入,咸县战场已经进入了相持,亚丁军方面的攻城器械开始大批出现,巨大的楼车,攻城车不断而来,但最让咸县方面紧张的,还是远处亚丁军阵列上,那一线排开的巨大投石器,超远的射程和让人咋舌的破坏力,只是一轮,就让上百守军血肉横飞,

    ”中比亚朝堂传来消息,中比亚皇帝要御驾亲征咸县

    “亚丁军元帅赫比亚眼睛微眯成线,遥看着远处咸县残破的城墙上,在他的身后,十几名亚丁将军身姿挺拔的站着,其中一名将军脸色振奋说道“元帅的计策成功了,大军不前,果然引来了一条大鱼,只要我们俘获中比亚皇帝,中比亚就是我们亚丁的了“

    ”你们说的没错,中比亚地域辽阔,我军不可能每座城市都去攻取,只能一击命中,速战速决,抓住中比亚皇帝,这场战争才可以提前结束“赫比亚伸出手,做出一个握东西的手势”而这位中比亚皇帝已经有过两次逃走的记录,如果再次逃走,我军突袭新京的意义就会削弱一大半,正因为如此,我军才在这里故意摆出引其离京的假象,就是为了能够稳住对方,现在的消息表明,对方还没无察觉我军意图,所调来的援军,也只是两万左右“,

    “费烈!”赫比亚声音停住,目光看向身后的一名将军,厉声说道“你的八千骑兵已经修整了三天,如果突破眼前咸县,要你以最快速度赶到中比亚新京城下,你需要多久时间?”

    “全力奔驰的话,一天一夜可以抵达新京城下”那名叫费烈的将军斩钉截铁的回答,他的相貌并不算出众,但是整个人的气质就像是天空的炎阳半令人感到一股灼热感,让人无法会使其存在,作为亚丁军中有名的骑兵将领,费烈人如其名,其麾下的轻骑兵有风驰骑兵的美誉,这次也是随同赫比亚而来的一把利器,前面的几次作战,赫比亚都没有让其出战,就是为了这最后一刻的一剑封喉,大军远征最忌讳的就是深陷入对方的包围中,而中比亚幅员辽阔,一个泸州就让二十万亚丁军焦头烂额,这样一个个打下去,想要在短时间内征服中比亚完全不可能,所以赫比亚才是兵行险招,选择机会直接兵临新京,然后在出其不意的递出这封喉一剑

    ”好,我就赌你的一天一夜,今夜,我会下令全军猛攻咸县,务必第一时间给你撕开一个缺口,你的八千骑兵就从缺口,提前奔向新京”赫比亚脸色坚定的点头,目光一闪,中比亚方面绝对不会想到,八千亚丁骑兵会从一个缺口提前涌向新京,这八千骑兵的作用只有一个,防止中比亚皇帝再次逃跑

    “是,属下这就去准备”费烈恭敬行礼,跨上战马奔向自己的部队,费烈的轻骑兵是一支真正的突击劲旅,左手有镶嵌在铠甲上的半圆形塔盾,右手夹着低垂的刺枪,两侧是穿着轻便骑兵铠,头上戴着碧蓝色的尖顶,战马一身轻装,只在前面有一部分披甲,没有太多的负重,阳光照耀在这些突击骑兵身上,散发出来的颜色,是似乎让空气都冷却了几分的一种类似暗红的颜色,他们是亚丁全军第一把刺入中比亚新京的利剑,也关系到二十万大军转折北进能否取的全功的关键

    黑夜,寂静的空气里,散发着一阵阵隐约的闪动

    目光扫过前方咸县残破的城墙火光,一身戎装的赫比亚元帅缓缓抬起手,然后猛地坚定落下,苍劲有力的就像是要划开眼前的阴沉夜幕

    “本阵命令,全军出击!”

    发出命令的传令骑兵在黑夜里举着火把,犹如一道道的流星飞驰而过,在看不见的黑暗里,上万亚丁攻城步兵犹如雪崩般借着坡地的弧度加速,没有太多的犹豫,几乎是同时整齐推进,铠甲背后的靠旗随风飘展,后列的弓兵整齐的举起了手中的强力反曲弓,风猛烈刮过,卷起大地苍茫的雾气

    “今夜,破城”赫比亚大声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