久看中文网 > 玄幻魔法 > 狐妖的贴身保镖 > 第65章 陷入困境的欧阳晴
    。。。。。。

    看着儿子那副焦急关切的表情,欧阳晴虽然痛得死去活来,但心底却有一种莫大的满足,似乎宁愿这样痛下去,眼泪不知不觉中就沿着眼角滑落而下。

    “如果你爸妈现在发生意外,死了呢?”

    看着怀中母亲痛苦流泪的样子,王一南脑海里突然回荡起张明宇那淡然的声音。

    “我不恨,我不恨!”王一南把欧阳晴抱紧,大步朝大门走去。

    欧阳晴很想就这样被他儿子抱着,但她想起了公司上市迫在眉睫,自己病倒的事情绝对不能传出去,而且突然间她的胸口似乎不痛了。

    “快,放我下来,我没事了!”欧阳晴挣扎着要下来。

    “没事了?”王一南不信地看着欧阳晴,但确实此时她的表情不再痛苦,反倒有丝喜色。

    不过王一南没把欧阳晴放下来,而是抱着她坐到沙发上,然后给她倒了杯水,这才坐到她的面前,很严肃地问道:“说,以前这样过吗?”

    “没有,今天是第一次。”看到儿子这样严肃地问,虽然明明知道自己的健康可能出现了大问题,但欧阳晴心情却是出奇的好。

    “真的是第一次!”王一南目光紧紧盯着欧阳晴,像是在审问罪人一样,他知道母亲的个姓很要强,是个工作狂。

    “傻儿子,妈妈干嘛要骗你。”欧阳晴点了王一南的脑袋一下,笑道。

    “亏你还笑得出来。”王一南不满地道。

    “为什么不笑,妈妈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我儿子是这么在乎我。”欧阳晴说道。

    按照王一南以前的脾姓,肯定要嗤之以鼻,但这次他却沉默了,他再次想起了张明宇说过的话。

    “不行,我们现在就去医院做个检查。”王一南沉默了一会儿,以不容反对的语气说道。

    “行,听你的!”欧阳晴笑道,说着站了起来。

    电话却在这时响了起来,欧阳晴接起了电话。

    “欧阳董事长,身体无恙吧?”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男人阴沉的声音。

    欧阳晴脸色立刻就沉了下来,冷声道:“白总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电话里男人的声音,王一南也隐隐听到了一些,脸色同样沉了下来。

    “没什么意思,只是提醒你最好还是不要打那块地的主意。”电话那头传来男人阴沉中带着威胁的声音。

    “那块地我是势在必得,白总有何必跟我一个小女子争呢?”欧阳晴毫不退让地道。

    “欧阳董事长又何必跟身体过不去呢?”说着电话挂掉了。

    电话刚刚挂掉,欧阳晴的胸口又猛地痛了起来,这次的痛比刚才更加惨烈,让她恨不得把胸口扒开,伸手进去把心脏给扯出来。

    痛来得突然去得也快,就在痛苦消失时,电话再次响起。

    “欧阳董事长要保重身体啊,我希望能在晚上八点钟之前听到你的回音。”电话那头再次传来那个男人的声音,然后挂掉了。

    欧阳晴拿着电话,一屁股坐在桌子上,脸上流露着一丝恐慌。

    “妈,这是怎么回事?那男人是谁?”王一南关心地问道。

    “没什么事情,只是个生意上的竞争对手,现在陪我去趟医院。”欧阳晴深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挥去心头的恐慌,平静地说道。

    王一南深深地看了欧阳晴一眼,道:“先去医院也好。”

    “您的心脏没什么问题,其他方面也还算好。”医院里,医生对欧阳晴说道。

    “可我妈刚才为什么心脏会猛地揪痛?”王一南问道。

    “这个,目前我也说不清,建议留院观察。”医生沉吟了一会,说道。

    “那就留院观察吧。”王一南做主道。

    “不用了,谢谢刘医生。”欧阳晴微笑着朝刘医生点头致谢,然后不顾王一南反对拉着他往外面走。久看中文网首发www.yb3.cc

    “妈,刚才那电话究竟是谁的,他究竟跟你说了什么?”医院外,王一南目光灼灼地盯着欧阳晴,“不要骗我!”

    “回家再说吧。”欧阳晴暗自叹了口气,说道。

    车上欧阳晴脑子里不时响起白总那阴沉的威胁声音,一颗心越来越往下沉。

    白总口中的那块地,是欧阳晴离婚后的一次豪赌,是她动用了所有能动用的关系,花费了大量的金钱打通各个环节准备拿下的一块地,这块地关系着宏兴地产的上市,关系着它里程碑式的突破。

    可以说是孤注一掷,成王败寇!

    但在最后关头的时候,却杀出了白氏集团。

    白氏集团是这些年才开始冒尖的公司,多次在最后关头把对手杀落马,有传闻说白志涛这人背景很深,不能轻易招惹。

    房地产行业这些年甚至以后几十年都将是中国经济的主脉,关系国家大政,官员业绩,金融流通和百姓生计,牵动着各个阶层的利益神经。只要稍微有些名气的房产商手头都有那么一两个关系非同寻常的靠山。

    白氏集团这些年表现不俗,有这个传闻并不足为奇。

    欧阳晴这么多年跌摸打滚下来,手头何尝又没积攒了些关系,有些关系还是很铁的。所以对白志涛这人欧阳晴虽然也很忌惮,但这个时候,却也只能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了。

    但今天发生的事情,却让欧阳晴有种很不祥的预感,虽然这种预感很荒唐,但它却实实在在地在发生着。

    现在不是什么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而是她敢不敢拚上她的姓命。

    心情沉重地到了家,欧阳晴看着王一南终于缓缓倒出了事情的始末,还有白志涛电话里的威胁。

    说完之后,欧阳晴看着王一南,本以为王一南会表现出一副不可思议的震惊表情,或者笑这是无稽之谈。但王一南却出乎意料地陷入了沉思,表现出欧阳晴前所未见的沉稳,似乎突然间这个吊儿郎当的儿子成熟懂事起来了。

    “你确信以前真的没发生过心脏揪痛的事情?”王一南很严肃地问道。

    “真的没有,你是不是觉得这事很匪夷所思?”欧阳晴问道。

    王一南苦笑着摇了摇头,这事要是换成以前他肯定会这样认为,但现在他自己就正在经历一件同样匪夷所思的事情,他的小弟弟因为一针的缘故失去了活力。

    “我现在去找个人,他或许有办法,只是不知道肯不肯帮忙。如果不行,你就放弃吧。”王一南沉默了一会儿,说道。

    欧阳晴有些惊讶地盯着她的儿子看,她发现自己的儿子真的变了,变得甚至连她都开始看不透他。

    欧阳晴张嘴想问王一南去找谁,但王一南却摆手道:“不要问,等我回来再跟你解释。”